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恶魔高校之远古之龙兵藤一诚

第三章 潜伏的魔王们

  亚雷克在抢夺到天之逆鉾後,已经过了三天的时间………  现在他来到了台湾的中心都市———台北。  他到访的地方是宁夏夜市,这是聚集了大量露天店家和摊贩的夜间市场。  每天夜晚都有品尝B级摊贩料理而来的地方住民和观光客们。  购买好的食物可以站着吃完,或者坐在摊位旁提供的桌椅享用。  但是这一夜亚雷克挑选的是一家又旧又脏的热食店。  他坐在店外放置的一张长桌旁,随意地点了几道菜。  像这类的夜市不太会卖酒类饮品,所以他自己带了罐装啤酒。  蒸饺、水饺、肉粽、加味香肠、蚵仔煎。  在他点的热食排上桌的同时,和他约好的人也到了。  “………久违了,亚雷克。”  “是呀,我们差不多一年不见了。”  因为对方用闽南语和他打招呼,所以亚雷克也用闽南语回话。  对方是个戴着眼镜、看似十多岁的少女。  她的名字叫赛西莉亚・陈,白衬衫搭配朴素的毛衣与裙子,打扮非常不起眼。  虽然脸蛋还算可爱,却欠缺了一股美丽感。  是在前住极东旅行时认识的人,为了回报当时亚雷克的一些恩情,所以她成为了《王立工厂》的成员。  “偶尔也到圣艾夫斯露个脸………呃,话说妳有来过本部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妳应该一次都没来过。”  圣艾夫斯,那是亚雷克统率的《王立工厂》根据地。  位置英国最西南端的康沃尔郡是个在海边的小城。  “你没有记错。应该这样说,我没看过除了你以外的其他同伴。”  赛西莉亚用着平板的淡淡口吻诉说。  是个喜怒都不表于声色的女孩。  “先从这件事情提起啊………话说回来,那么慵懒和吝于出门的你,居然会那么干脆就赴约过来。”  “因为我想见您。”  “别说这么难笑的玩笑了,啤酒都走味了!”  “…………”  在亚雷克用了玩笑一词立即回答后,赛西莉亚就沉默不语。  基本上她就是个沉默又没有表情的少女,不过现在似乎看得出来她有些愤恨的情绪,但是亚雷克似乎完全不介意,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  “一旦发现钓岛之针就要通报,是你提出的对吧!你也是为了这个才会过来吧?”  赛西莉亚虽然很年轻,但却是个道行高深的道士。  所谓的道士,是学习中国流传的咒术等方术士的称呼,另外她对东方的神话传说也拥有很丰富的知识。  “妳要这么认知的话也无妨。”  “因为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原因了啊!”  赛西莉亚说完後便瞪了亚雷克一眼,这让亚雷克觉得很奇怪。  “这个就是问题的针。”  亚雷克毫不在乎地切入主题。  他从上衣的口袋里把一只粗细和原子笔差不多的棒子掏出来,材质像是糖果色的塑胶制品,这个就是在日本弄到的神具.天之逆鉾。  “说起来,以前也似乎和妳提过,或许源自中国南方的海洋民族系神话最先是远渡到台湾,然后流传至东南亚,再辗转传至波利尼西亚和密克罗尼西亚,在这过程中也曾经流传到日本。”  “是的,我还记得。”  “在海洋民族由来的神话里,世界的起始是海洋,一望无际的海洋,当中没有陆地。那时从原初就存在的创造神垂下钓鱼线,从海洋之中钓出陆地而形成岛屿,那是大地的诞生——造国的故事。”  一边吃东西、一边喝啤酒的亚雷克滔滔不绝解释。  “在西元前四千到三千年左右,海上住民搭着简陋却富有机能性的小船南下太平洋,并且移住到各地,结果造成了海洋系的世界创造神话散布到东南亚,当然也流传到了日本。”  “也就是日本神话的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的造国。”  “没错,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在陆地只有残渣般大小的原初之海上,将天之逆鉾插进去搅拌,终于让完整的陆地出现,创造出日本列岛。嗯,以钓针当鱼钩跟用棍棒搅拌,一开始看上去会觉得不太一样………”  “但那不是什么重大的问题。”  赛西莉亚的简短回话让亚雷克点点头。  在古代日本,鉾是渔获———有留下当成钓鱼道具的记录,和那些故事在本质上是相同的。  “这是和那个鉾有着相同名称的神具,果然应该要当成创国的道具看待才对!”  亚雷克盯着天之逆鉾说道。  “您是想要调查这个神具吗?”  “是啊,我想弄清楚这个神具拥有什么样的能力,还有以後要怎么活用。”  听见亚雷克的喃喃自语,赛西莉亚冷淡的说道。  “那是不可能的!非神之躯的我们无法办到,您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  “话不是这么说,事实上我已经有个主意了!”  “………真的吗?”  赛西莉亚似乎有点佩服,因为她瞪大了眼镜下的瞳孔。  “这也不是什么多么出色的主意,从神话推敲的话,这玩意应该和大地神性有关系的神具。既然如此,那就去随便哪个地方找这一类的种只,让祂使用这根棍棒,然后再观测和检证会出现什么效果就好了。”  “虽然不太理解您的想法,总之………请您不要在这个国家实验,因为实在是太危险了!”  被拒绝的亚雷克只是微笑以对。  他本来就不打算采用这么没有效率的方法。  “那么方法只剩下一个,那就是找出与大地或者海洋有关的不顺从之神龙骨,然后跟这个东西接触,所以先帮我将这里近百年显现过的地母神,龙蛇之神的记录调查清楚。”  赛西莉亚盯着亚雷克的脸庞。  “龙骨………的确是还有这个方法,但是亚雷克,您知道要找到这种东西比找出神只还要困难许多吗?”  “虽然困难却并非不可行,我认为可以执行看看。”  就算部下提出意见,亚雷克依然毫不介意。  对于解开诸多谜团,踏破许多圣域的他而言,像这样的探索之行不过就是热身运动罢了。  “只要确保东西之后,再避开无谓战斗这一点也算进去的话,这比找神还要来得更加有效率,妳不要漏算了这一点。”  “我没有漏算,而是您这个人的想法太古怪了!”  赛西莉亚很罕见地出现很容易理解的感情表现,因为她深深叹气。  “亚雷克,您果然是个很厉害的人,在带给世界混乱这方面大概无人能出其右,和其他弑神者相比,您也毫无疑问地胜过他们。”  毫无保留的赞赏,却没有比这更难听的称赞了。  “比起其他家伙,我一点也不野蛮,也不会做出无差别行为,所以请不要把我和他们相提并论。”  亚雷克不加思索就摆出张脸回话,而一旁的赛西莉亚只是露出苦笑的回应。  过了几天,亚雷克用轻松的步伐来到洛杉矶这个地方。  他这几天走遍台湾、菲律宾,甚至连中国大陆内地等好几个国家,最后挑选洛杉矶替这次旅程画下句点。  亚雷克是单身前来,因为他对赛西莉亚下了新的指示,要她个别行动。  他从机场搭上了计程车,朝着美国西海岸的大都市奔驰而去。  洛杉矶,人种的大熔炉,经济与产业的一大据点,被犯罪漩涡袭卷的魔都,同时也是堕落与繁荣相互抗衡的大都会。  在这个『混沌』的大都会里,隐居一些超越世理的法外之徒。  把伦理和良心卖给恶魔,获得超常魔力的异能行者———邪术师们,然后就是假面的弑神者约翰.布鲁托.史密斯!  然而这次亚雷克赴美其实不想和他有什么瓜葛。  下定决心的亚雷克乘坐计程车来到卢斯费利斯地区的萨曼莎大学,他只有几年前来过一次,大学内部的构造完全没变。  这样子对亚雷克就足够了。  下了计程车之后,他连导览图都不看就开始前进,因为路程他已经记得一清二楚。  他走到外国语文学科的乔・贝斯特教授的研究室,在敲门后听到一声「请进」,亚雷克便不加思索开门进去,室内有两个人。  一位是拥有着知性外表的老年黑人,另一位则是有着燃烧般红发的白人女性。  前者当然是贝斯特教授,他是在幻想文学的领域里堪称世界着名的研究者之一,也是善之魔术师,他拥有妖精博士的力量,全欧洲无人能出其右。  这一位女性应该是安妮.查鲁顿。  她是贝斯特的学生,和亚雷克同岁,戴着眼镜让人很有印象的美女,是个沉着冷静又行动力旺盛的人物,是约翰.布鲁托.史密斯的手下,常常负责侦探般的事务。  教授对于他的到来露出吃惊神色,学生则是稍微表现出惊愕的表情。  因为他们两人都曾经见过这位被人称为黑王子的弑神者。  “那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的访客应该是由皮雷斯介绍而来的嘉斯科涅先生,是吹了什么风,才让您专程过来呢?”  贝斯特教授边盯着亚雷克的脸边说。  “这点倒是没有任何错误,我的名字叫亚雷克斯.嘉斯科涅,是在牛津读书的人,而且是个很期待今天与您相会的学生,就是这样的设定而已。”  亚雷克脸不红气不喘地将虚伪藉口说了出来。  反正就算变装,被这位博士的净眼看穿的可能性很高,不如直接用黑王子的真面目再配合一个不扭曲做作的假名访问。  “嗯,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呀!”  直接用亚历山大.嘉斯柯因的名号拜访和约翰.布鲁托.史密斯有关的场所,说不定会发展成魔王之间的外交问题,这是非常乱来的行动。  为了不想把事情变得复杂,所以亚雷克只好用这种形式来访。  大概是察觉到亚雷克的意图了,贝斯特教授他无奈的耸耸肩,然後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的名字让我想起了某位需要注意人物的姓名缩写,这时候我还是别太在意比较好,不对,我觉得还是要多下一点功夫才对!”  “什么话,在这种时候重要的是形式,并非实质,我认为只要做到这样就够了。”  “那么请问嘉斯科涅先生是为了什么事拜访这里?”  这时安妮.查鲁顿突然插嘴问道。  眼神锐利的她瞪着亚雷克,如果贝斯特教授陷入危险,她就会立即挺身出来保护,看得出来她有这个觉悟,好一位女中豪杰。  “请妳放心,我并没有不打算在这里待很久,我就直接开门见山说了,龙骨———用这个城市的说法就是『天使之骸』,希望你们能借我一段时间。”  “你说什么?”  “你打算用那东西做什么?”  安妮和贝斯特教授都惊讶万分,亚雷克同时露出了一个尊大的微笑。  “为了实验和佐证。”  “难道你又打算替世界带来动荡吗?”  “谁晓得呢?其实我是打算做出一件替世界拔掉一株灾厄之芽的慈善事业喔,但是一些啰嗦的家伙也许不会这么想,因为他们无法断定我的言行到底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面对安妮的提问,亚雷克故弄玄虚地卖弄关子。  “总而言之,为了这件事我需要龙骨。教授,我有情报指出您在十年前左右于中国四川省采取到了,如果您能爽快的借给我的话,我也可以省去不必要的功夫,希望您可以好好想想。”  不必要的功夫,也就是偷了。  如果有想要的东西,不论持有者拥有莫大的财力、权力或者是魔力,亚雷克都不会对窃盗行为有任何犹豫,要遵守世俗的良识或常识过活不是他的作风。  “………你这个男人真是的!平常一副正经八百的模样,但只要兴头一来,就会毫不保留地暴露替旁人带来莫大困扰的本性!”  贝斯特教授困扰地摇摇头。  “好吧。正如你所愿,就把我拥有的『骸』提供给你。”  隔了几秒,贝斯特教授对亚雷克说道。  “乔,请你不要那么草率就决定。”  被安妮直接称呼名字警告,乔.贝斯特做了一个深思熟虑的回答。  “安妮,妳要知道现在安洁菈已经断气,《蝇之王》也跟着她一起灭亡了,我们的洛杉矶现在正在歌颂着久违了多年的和平,我不希望这份和平因为一些事情谈不拢而被打破,同时我也不想干涉冥王与黑王子的对决,而且安妮,我不认为在夺取所求之物,还有偷窃行为上,有能够和他并驾齐驱的魔王。”  贝斯特教授露出严肃的表情说道。  如果演变成魔王弑神者们决斗的话。  这场胜败完全不可预测,不是双方强弱的问题,无论身处什么局面都要求取胜利,用看起来愚蠢的大胆行动达成,这才是弑神者的本领。  但是如果胜负的领域被限定在『窃盗』的话。  乔.贝斯特的想法是正确的,这会是黑王子亚雷克一个人的胜利。  他是神速同时也是迷宫的魔王,会用古怪的权能陷害对手,同时他还会魔术,擅长使用权谋手段,因为拥有这些资质,亚雷克可以说是史上最强的怪盗。  因此想要阻止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竟然你都这样说了,我知道了。我们将东西交给他就是了!”  於是安妮也只能对贝斯特教授的说法勉强点了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