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恶魔高校之远古之龙兵藤一诚

第十四章 献計的神祖

  当一诚等人与沙耶宫馨分开后,一诚就开始研究其手中的天之逆鉾。  这时一诚他的灵视又忽然发动了,然後他看见了新的画面。  “白色女神………不对,还有其他更强大的什么存在?”  一诚小声说道,然後他的双眼凝视着空中某一点。  大概别人看不见的某物,被一诚用灵视看到了。  “原来如此,看来这里也有客人来了………”  甘粕冬马立刻联络他的手下进入戒备状态,而一旁的莉雅丝等人也摆好架势准备迎击。  “妳到底要藏到什麽时候?差不多该现身了吧!还是说妳这个神祖有偷窥他人的癖好?”  一诚他大声的说道,接下来的一瞬间,少女突然显现而出,在一诚凝视的空间处出现。  她的头发是光辉的金色卷发,有着一脸像是出自名匠巧手制造的古董洋娃娃般的美貌,并且穿着会使人联想到丧服的黑色礼服。  身上的一切都给人带来强烈印象,十二岁左右的美少女。  她就是神祖桂妮薇娅。  “初次见面,兵藤一诚大人。”  桂妮薇娅以玉石般清脆可爱的声音开口道。  一诚身旁的莉雅丝等人开始警戒起来,他们知道此人虽然不如之前的雅典娜,但这个女性也绝对不会是什么简单之人。  “请原谅我直呼弑神之『王』名讳的无礼之举,我的名字是桂妮薇娅,因为有一事要禀报兵藤一诚大人,所以桂妮薇娅才特地前来刁扰。”  桂妮薇娅她露出微笑看着一诚说道  “保护妳的骑士,兰斯洛特他本人不在吗?”  “您不愧是远古之龙,拥有着古老的知识与智慧,竟然知道叔叔的事情。这次是只有桂妮薇娅来拜访兵藤一诚大人您而已。”  “那麽妳今天接触我的目的是什麽?”  面对一诚的问题,桂妮薇娅露出一个华丽的笑容。  “其实桂妮薇娅今天来到您的面前,是想要献给兵藤一诚大人一个计策。”  “妳说妳要献给我一个计策?”  “是的!桂妮薇娅已经得知,身为您宿敌的女神雅典娜再度出现在这个岛国,神和弑神者(Campione)只要对方一在附近,就会相互吸引、相会、进行对峙、互相残杀。您迟早要与雅典娜一决雌雄,我有一个必定会在那个时候生效的计策,希望大人您能倾耳一听。”  桂妮薇娅如此说道,而一诚将双手放在胸前露出冷笑的说道。  “有意思,妳说出的话语听起来挺有趣的………不过妳身为那个王者的家臣,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将计策献给身为仇敌的弑神者(Campione),妳一定是图谋我身上的东西,我说的没错吧!至於妳要的东西,果然是我手中的天之逆鉾吧!”  一诚毫不犹豫的说出了重点。  “嗯,你说得一点也没错。桂妮薇娅想要的就是那个秘宝!”  桂妮薇娅毫不介意地大方承认,并且朝着一诚走过来。  她轻巧走到兵藤一诚的面前,就像漫步于盛开花朵的原野上少女一样。  “您早晚要与雅典娜再次相会,如果我的献策立下功劳的话,请您满足桂妮薇娅的愿望,将那尊石柱赐与桂妮薇娅当成奖赏。”  让人感到天真浪漫,像是开玩笑般的请愿。  当然一诚会当成耳边风,在场其他人都是一样想法。  莉雅丝等人立刻进入了战斗准备,可是………  神祖的身体和礼服像是风一样,穿过莉雅丝等人来到一诚面前。  正当桂妮维亚靠近一诚时………  一诚的身体却分裂成一个个乌鸦,桂妮薇娅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妳的计策是怎样我没有兴趣,我也不想要知道!倘若妳是要我手上的天之逆鉾,那妳动用自己的能力来跟我抢吧!”  无数的乌鸦再度合体成为一诚,一诚露出琥珀色的双眼看着桂妮薇娅说道。  “是吗………我知道了!是桂妮薇娅没有展现一定程度的力量,所以兵藤一诚大人您才不信任吗?那麽我就让我的仆从们与你过过身手吧!”  桂妮薇娅弹响她的手指,下一秒她的面前出现了一群身穿重甲的骑士  他们都配戴兵器,然後摆好架势面对一诚。  “侍奉於桂妮薇娅之下的卡美洛骑士吗?有意思,你们尽管放马过来吧!”  一诚露出冷笑说道,他说完後用眼神对在场的其他人示意,大家都立刻退到一旁展开结界保护周遭的环境。  “那就开始吧!”  一诚他说完後便戴上兜帽,然後抽出他的双袖剑。  (背景音乐发动: Assassin's Creed: Brotherhood Unreleased OST: Master Assassin)  那些骑士纷纷拔出武器将一诚团团包围,而一诚也摆好架势准备迎击。  第一个骑士先拿着长枪直接冲过来了,一诚双手抓住那个骑士的长枪接着转身将他往後丢出去,这个骑士与一诚身後打算偷袭一诚的骑士一起撞倒在地了,一诚他立刻用长枪去贯穿这两个骑士的心脏,随後将长枪往旁边扔掉。  第三个骑士拿着剑攻击一诚,一诚他立刻转身迴避,之後他用右脚来一个迴旋踢,他这一踢将第三个骑士的剑给踢飞,一诚他趁机用左手的袖剑往对方的头部刺下去。  第四个骑士拿着长剑攻击一诚,一诚立刻绕到对方身後,接着用左手的袖剑往对方的脑部刺下去,随後他在给那个骑士一个右拳将他击倒在地。  一诚他解决完第四个骑士後,立刻回头用右手的袖剑攻击他身後的第五个骑士,袖剑直接命中对方的心脏,那名骑士倒在地上。  第六个骑士右手拿着战锤攻击一诚,一诚他用左手抓住对方拿着武器的右手,接着一诚右手抽出袖剑对准那名敌人,他下一秒发动《武曲》成功贯穿那名敌人,而第六名骑士瞬间喷出大量鲜血倒在地上。  第七个骑士拿着战斧攻击一诚,一诚立刻用後空翻躲开对方的攻击,接着他用血影龙鞭抓住对方的脖子,然後他跳到一旁的树枝上,那个骑士也被一诚拉到大树下,最後一诚往後跳下去,那个骑士就被拉到空中随便断气而亡,而一诚也在对方断气的那个瞬间解除血影龙鞭让那名骑士落地。  第八个骑士右手拿着刀立刻攻击一诚,一诚先用右拳打对方下巴,然後左手快速抓住敌人的右手,接下来一诚用手刀打对方的右手,左手也同时用力扭转第八个骑士的右手,骑士因为疼痛而放开了刀,而一诚趁机用左手抓住刀子同时用右脚去踢第八个骑士的腹部,那名骑士弯下身子摸着腹部往後退了几步,一诚他也趁机用刀子刺入对方的胸膛,瞬间夺走对手的性命。  第九个骑士与第十个骑士同时拿着长枪攻击一诚,一诚先抓住第九个骑士的长枪,他用长枪的柄先去撞第九个骑士的下巴,接着一诚将长枪刺入第十个骑士的胸膛,而一诚也同时用左脚去将第九个骑士给踹倒,接下来一诚拔出刺在第十个骑士胸膛上的长枪,然他用力的挥舞长枪,长枪划过那两名骑士的脖子,他们两人瞬间倒在地面上。  一诚他丢弃长枪然後再度环绕剩馀的骑士,那些骑士架着弓准备射击,而一诚利用血影龙杖将一名骑士弄到自己的面前,然後快速扭断对方的脖子,接着帮他当成人肉盾牌挡下敌人的箭矢。  就在对方的箭矢攻击结束後,一诚立刻用《破军》瞬间移动到两名弓箭手的中间,然後伸出袖剑分别往他们的太阳穴刺进去。  其馀的弓箭手看到纷纷往一旁退去,他们的人数刚好八名而已,於是一诚用《贪狼》召唤八个分身到他们的上方,那八个一诚立刻将他们扑倒在地,然後用左手的袖剑刺入他们的脑部夺走对手们的性命,而那八个一诚在打倒完敌人後也消失了。  此时又有十几个骑士冲上来攻击一诚  “天龙风暴爪”  一诚快速用他双手的龙爪连续攻击,那些骑士的铠甲通通被一诚破坏了!  “天龙散魂爪”  一诚用左手的龙爪使出攻击,下一秒那些骑士通通都倒下了!  一诚他看到有五个重装骑士拿着炼锤攻击自己,他立刻向後方跳去,而那五名骑士继续用炼锤攻击一诚,一诚他继续向後方迴避。  “天龙光轮斩”  一诚他看准时机丢出一个光轮将五个骑士的炼锤通通斩断。  接下来一诚发动《武曲》冲到第一名重装骑士的面前,一诚快速的扑倒对方,然後用右手的袖剑刺入敌人的脑部。  而剩馀的那四个重装士兵同时拔出剑刃攻击一诚,一诚将通力聚集在他的袖剑上,然後快速的斩击将那四名骑士的剑刃给砍断了!  一诚不给他们机会,他立刻用右脚将前方的骑士踢到空中,然後回头抓住後方的骑士将他也丢到空中,另外两名骑士立刻扑向一诚,而一诚则是在那两名骑士跳起来的瞬间伸出双手,下一秒他的双手抓住那两个骑士的头部,而一诚在这时也用袖枪射击,子弹就这样贯穿他们的脑部一直到臀部,他们两人立刻口吐鲜血与泡沫倒下。  而原先被打飞的两个骑士也落地了,他们立刻站起来然後随手拿起地面上的长枪攻击一诚,一诚左右移动他的身体迴避长枪的攻击,然後他转过身子同时丢出两把匕首,那两把匕首就这样直直的命中那两个重装骑士的头部,他们两人同时倒下。  剩馀的敌人是卡美洛的魔术师,他们立刻展开法阵然後释放各种属性的魔法攻击一诚,然而一诚则是伸出右手的大拇指、食指与中指对准那些来袭的魔法攻击。  “FULL Delete”(全消除)  一诚他消除那些来袭的魔法攻击,他们通通化为乌有  接下来一诚用《贪狼》召唤四个分身,然後五个一诚同时用右手书写暗术文字  「太古的虚无啊,化为使万物冻结的叹息吧!  不寻常之地死之冻土啊!请把你的气息赐予吾吧!  宿于吾心之内的空白,现在在此时此刻苏醒吧!  让吾把世间万物全部冻结,让吾把世间万物全部化为雕像  生者必灭是世间的法则,此乃众神所定下的不可避免的宿业!  以冻结使万物沉默,化为拒绝的寂静而消逝吧!  就像水往低处流一样剥夺所有的生命吧!」  「迅速的疾风啊,现在全力的加速吧!  收集大气所有的流向,让它们通通收束到吾身  让它们通通成为拒绝仇敌的风暴!  台风眼正是我的王座!  暴风圈正是我的军队!  此刻无数的狂风啊,於王之命令下化为一体吧!  将仇敌与大敌通通贯穿,毫无留情的贯碎一切!」  「大地的精灵啊,赋予我力量吧!  现在让一切的尘埃聚集化为坚硬的兵器  速以大地之神威,破坏所有的敌人  让众生见识你那不败、不坏的神力吧!  无双的大地将会消灭阻挡在它眼前的障碍  此乃至高无上的荣耀  现在正是断罪之时,展现大地的正义!」  「舞动吧,咆哮吧!雷神之剑。  招来迅雷、千雷、天雷  世间无永生者,贪图刹那的永恒,虚度瞬间的享乐。  转瞬间倒廪倾囷。  迟来者无需悔恨,因为今宵乃杀戮之宴。  现在所有的雷电啊,以王之名命令你们全部集结  为地面众生带来终极的雷电之裁决!」  「先祖战士将热情隐藏于吾之血,  此刻回应王者的呼唤雄雄燃烧吧!  冥界的炼狱之炎与地上的燎原之炎啊,现在尽情的燃烧吧!  神圣与灾厄的火焰将平等地烧除一切善恶混沌,化为净化一切的慈悲!  让所有的一切都归於尘土!  神明已经舍弃世人  荒废的世界永无终结,终焉的喇叭被吹响,宣告审判的时刻到来了!」  五个一诚们快速的书写暗术然後用右手点击  “冰河暴风雪”  “疾风贯碎”  “石破天惊”  “雷霆之肃清”  “炽焱炼狱”  下一秒五个属性的七阶暗术化为暴风雪、疾风、巨石、雷霆、炼狱轰向那些魔法师,那些魔法师在一诚的攻击之下通通化为尘埃被消灭了!  一诚他解除分身然後从新看着桂妮薇娅  “桂妮薇娅,如果妳只有这点程度的能力,那麽就赶快回去吧!当然妳要让兰斯洛特陪我战斗也是可以的!”  一诚如此说道  “如传闻所言,您是比任何『王』还要危险的『王』!桂妮薇娅终於明白女神雅典娜执着於你的理由了。”  桂妮薇娅露出微笑的说道,现在桂妮薇娅明白继续跟一诚过招是无意义的行为,她明白一诚尚未使出全力,现在也不是让兰斯洛特出手的时机。  “竟然这样的话,那么桂妮薇娅只好另想办法了。”  留下这番话,金发的魔女消失了。  与她突然显现时一样,忽然像云烟般消失。  救在桂妮薇娅离开後,甘粕冬马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甘粕立刻将手机贴在耳边开始通话。  “是………好的,对方终于动手了吗?场地是川崎………浮岛附近。什麽?那里已经全部都沦陷了吗?而且对方在移动当中吗?目前是向着千叶方向?这样啊………她从浮岛町往横断道路隧道?呃,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麽真的没有什么时间了………”  甘粕露出讶异的表情进行通话,不久之后甘粕挂断电话。  “兵藤一诚大人,很遗憾有个非常不好的通知,雅典娜她终于现身了,现在的她和之前一样全力全开一直对准我们这边冲过来!”  甘粕跟大家这么报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