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盛世红妆:皇叔别乱撩 宫朽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3.25万字| 344总收藏| 1.92万总点击 他是朝堂上一手遮天,喜怒无常的东宫太子。
皇朝女子都想嫁他,偏偏他是红妆。
她一手覆压满朝文武,可突然归来的皇叔,却时时刻刻算着将她压倒!
刚下朝,萧泠风就被萧佚堵在太和殿门口。
“皇叔,我是你的侄儿呀……”萧泠风一手抵住萧佚不断凑近的脸,特意咬重了“侄儿”二字。
萧佚偏头轻吻嘴边如玉的手掌,在萧泠风如触电般缩回手后,眸色沉沉欺上她殷红的唇。
“那方家千金弱的本王轻易就能捏死,她怎能满足你,嗯?”
在她终于斗倒所谓的父皇,即将登上皇位,风华最盛的时候,却传来她猝死在太和殿前的消息。
萧佚见到她的最后一眼,是她惨白了脸色的样子。
后来,萧王几欲癫狂。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3 排名127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1. 13310033718投了3张推荐票
  2. 弦歌南顾送出了1鲜花
  3. 13310033718投了3张推荐票
  4. 13310033718投了3张推荐票
  5. huir33投了2张推荐票
  6. 13310033718投了3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宫朽

  1. 作品总数

    5
  2. 累计字数

    104.87万
  3. 创作天数

    214

其他作品

  1. 鬼夫磨人:侯爷宠妻成瘾

      庄浅第一次出京城,就被一只好看的鬼给掳回了家。 “你说就算天下女子都不敢嫁我,你也会嫁我。”祁严咧嘴,露出瘆人的白牙,笑得恶劣。 惹得庄浅恼羞成怒,张嘴就咬:“你胡说!” 她一心要跑,坚决不与他做什么鬼夫鬼妻,他就一心要留,就爱欺负逗弄她。 可城南的姑娘夺了她的玉来找他时…… “你算什么东西?”话落,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扔了出去。 他只管护着她,只许她被自己欺负的红了眼眶。 她以为自己会一直与这只长得好看的鬼纠缠下去。 可他也有虚弱的只能躺在她怀里的时候。 “庄小浅,别哭。”他捏着她的脸,轻声哄她。 庄浅只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那只鬼了,可为什么突然苏醒的小舅舅和那只可恶的鬼长得一样?! 加入书架
  2. 墓中有妃,喵喵喵~

    新文上线:《侯爷宠妻成瘾》http://novel.hongxiu.com/a/1414537/ 他是权利滔天的摄政王,是当今圣上也要让之三分的亲弟弟。 喜怒难测,不爱女色,跺一跺脚整个皇都都要变天的人,有一天却对一只从墓中带回的猫疼到了骨子里。 * [片段一] 严谟提着小奶猫塞进衣襟里,软软的毛紧贴着他的皮肤,一片温热,十分舒服。 “喵呜!放我出去!”沅言挣扎着探出头要往外爬,惹来男人威胁的一眼,“本王不介意剪了你的爪子。” “喵呜~”沅言低呜一声,相信男人绝对是说到做到,为了留着爪子吃鱼,只得老老实实缩回探出一半的锋利,四只小肉垫贴着严谟的胸口。 从此摄政王走哪衣襟里都揣着一只小奶猫。 [片段二] “王爷,找到猫了。” “在哪?”严谟微眯眸子,继续手中的书画。 严六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在郡王府,和凌素郡主养的波斯猫在一起。”顿了顿,“是只公猫。” “咔嚓!”严六闻声抬头,却发现王爷已经不在,而书桌上正躺着一根断裂的毛笔。 等严谟在郡王府花园找到某只猫时,她正被那只波斯猫突然的猛扑压在身下…… “喵呜!严谟救命!”沅言看着如天神出现的男人,眼泪汪汪。 * 沅言以为在遇到严谟之后,她醒来发现自己附身在一只猫上的事情也不是那么糟糕了,可后来一件件的真相摊开,她觉得,能遇见严谟,一定是将她所有的坏运气都用上了。 那个觉得天下所有生物都是蝼蚁的男人,他的心从来都是冷的。 * 当木娘将她死死掐在地上,那个平日里纵容她的男人,冷冷的站在一旁,扫她一眼,眸中布满寒星:“木娘,今夜子时之前我要她的心头血。” 直到银制的针管插入心口,沅言疼得小小的身子不断抽搐时,才愿意相信原来他待她的好都是裹着糖衣的毒药,为的不过是在这个特殊的时间里取了她的心头血,去救一个女人。 那个本是这王府的女主人,他的心头朱砂。 * 后来再见,她狠狠朝着他的喉咙扑上去,却被他轻易捞住抱在怀里。 她听见他似庆幸的话,“我就知道你还会回来的,我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舍 加入书架
  3. 此夫难为,帝君不容欺

    新文以开坑,《墓中有妃,皇叔誓宠不休》http://novel.hongxiu.com/a/1301548/ 在苍玘站在修真界顶峰的时候,嵬笙还只是一个灵根被毁的废材。 “汝名嵬笙。”她蹲在他面前告诉他,然后给了他一把剑,将他扔在一个小宗门后离开,没有回头。 可在苍玘被背叛陨落后,所有认识她的人,却发现她的元神待在一个男子身边。 嵬笙说:“我要去找我师傅,她叫嵬薇。”所以他努力修炼,提升修为。 “苍玘就是嵬薇,嵬薇就是苍玘,我就是他师傅。”苍玘对后来遇到的很多故人都说过这句话,可唯独没有在嵬笙面前提过…… 嵬笙要修炼融血术时,她狂傲一笑:“阿笙若真的想要真龙血,我便为他去龙族取来就是!”后来,龙族就被她搅得天翻地覆。 他被蛟族公主带人围堵时,她破空找上昔日好友咬牙警告:“阿笙是本尊的人,让你的子孙掂量清楚!” …… 很多人都说能遇见苍玘,是嵬笙的大气运,苍玘为他做了那么多,他们就该站在一起。 然而,当她昔日的伙伴归来,她却亲手将嵬笙推开。 她一袭战衣,抿唇而站,那双总是带着慵懒笑意的眸子里有什么慢慢破碎了,她手持战刀指向他,声音冰冷却又压抑。 她说:“从一开始我就是要成魔的。” “你既是魔,我便也成魔。”他笑看她,眸中满是认真。 …… “阿玘,只要和你在一起,就是屠尽九天,血染苍穹又如何?从我踏入修真界那一日起,我就是为了你。” 加入书架
  4. 终于等到你

    她做了很多人的暖阳,却将自己缩在最阴郁的角落里,再不奢望救赎。 现实篇: 她经历了两次高考,却将自己青春所有的模样赋予一场游戏和一个叫“陆陆子垣”的人,她只是坚信自己的一切属于游戏,于是激战,登顶,在盛战之后的云城之上交付自己冰冷孤独的心。 可一次事故一场背叛,摧毁她为自己建筑的垒垒城墙。 网游篇: “阿垣,我喜欢你。”还未换下战衣的少女手握长刀站在少年身前,脸上的笑张扬又肆意无忌。 少年压下心头轻轻跃动的情绪,淡淡开口:“这是一场游戏,谈何感情。” “阿垣,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这不只是一场游戏。热血是真,恩怨是真,情谊也是真……” 夏小阳说她会等,可后来的云城再无暖阳。 佛说:“无妄想时,一心是一佛国;有妄想时,一心是一地狱。” 她曾瞒着所有人爱他,为他出了佛殿,为他再披战甲,为他一刀翻了天涯歌…… 可那场盛世婚礼,他将红线系了另一人。 …… 他走遍了她会去的地方,赌坊,护城河,云城,佛殿……他问遍了认识她的朋友,却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 有一句歌词,终于等到你,还好没放弃……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1. 1

    水月瑶歌

    198 迷妹值
  2. 2

    弦歌南顾

    99 迷妹值
  3. 3

    暂无

    - - 迷妹值
  4. 4

    暂无

    - -
  5. 5

    暂无

    - -
  6. 6

    暂无

    - -
  7. 7

    暂无

    - -
  8. 8

    暂无

    - -
  9. 9

    暂无

    - -
  10.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1.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2.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3.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不知春将老 落败家族庶女,相貌平平,还要过饭,被人穿小鞋使坏都是家常便饭。害过她的人,最后都哀嚎,“你真是太狠了!蛇蝎毒妇!”先帝第四子,貌似潘安,有战功,放诞不羁,一心想着篡位。被他斩的人都哭冤,“你真是太能装了!心机腹黑!”为了自保,她上了皇帝的龙榻。他一怒之下端了皇帝的老窝。他说,“你心里还有我么?”她笑,“你已死,有事烧纸。”他怒,一把吻上,将她扔到榻上,“行,我选择醉生梦死。”
  4. 至尊毒后:王爷,喂不饱!

    梁清墨 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领袖;当她——将傲娇的狼骑战神养
  5. 帝姬传奇:华都幽梦

    叶落葵 公主新婚夜抛下明媒正娶的驸马爷,投入神秘男子怀抱,她一定是疯了!他雪貌冰心,风华绝世,必杀技是:撩得她小鹿乱撞却又作得与他无关,装什么蒜喂?自从成了她的枕边人,他用尽毕生温柔宠她入骨,玉手可为她琵琶弦歌,亦可为她杀人成魔。兄妹夺嫡、闺蜜反目,一场政变使她沦为阶下囚,方知他阴谋险恶,真心深情皆被算计。她东山再起却已摆脱不了他的纠缠:“总这样阴魂不散,你图什么!”“天下,与你。”她是集福星祸水于一身的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