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锦绣田园:猎王,缠上瘾 花椒鱼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8.91万字| 97总收藏| 1.1万总点击 社会我微姐,人狠话不多
自从窦家丫头窦草微死而复生后,她的人生仿佛开挂了似的。爷想卖她,奶想揍她,婶婶想谋她性命,本村恶男想占她便宜,结果统统被撂翻!开染坊,裁新衣,弱丫头变身傲掌柜,不但家业挣得多,四方亲戚都来巴结,连男人都是自动送上门的。
某夜,窦草微将一包银子丢在某个浑身透着暗黑气息的男子面前:“按照咱们之前说好的,帐五五分,这是你那份。”
某男斜睨着她:“床,五五分。”
“你想多了吧?咱俩又不是真的!”窦草微瞪着他道。
某男霍地起身,抬脚往蜡烛苗上一踢,房间顿时陷入了黑暗,只剩下窦草微那惶恐羞涩的喊声:“我的衣裳更不能五五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1. a_5qz0fgo48投了1张推荐票
  2. 13775714010投了5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花椒鱼

  1. 作品总数

    8
  2. 累计字数

    992.25万
  3. 创作天数

    1494

其他作品

  1. 农门桃花香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村姑。 村姑就村姑吧!姑娘我只想过平凡日子,种种田,养养花。 虾米?为情自杀?情郎死了,她却被十里八乡的人唾骂,天降扫帚星,断子绝孙星,造孽克夫星…… 连累父兄下狱,母妹受欺,还有一大堆极品亲戚。这小日子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柴米油盐,事事闹心。穷乡僻壤,观念闭塞。 没有良田百亩,只有竹林一片,桃树几颗。日子咋整哩? 赚自己的钱,让别人眼红去吧!且看现代旅游体验师如何在古代打造八星级农门客栈! 另外鱼鱼新文《鸳鸯斗,一品妙探》正在火热开坑中,欢迎大家来围观哦! 加入书架
  2. 逗比萌厨:公子,瓜田里坐坐吧

    萌厨撩汉,一个顶仨,欲知详情,赶紧围观! “那啥,掌柜的,给你做厨子还债太太太难了……”某萌货可怜兮兮道 “那你还想做什么?”某算盘拨得风生水起的俊男问道。 “我吧,我想做你的私人顾问兼茶水总监兼衣帽掌司兼财政大臣兼……” “说重点!” “我想做你媳妇!” “......” 穿越至兵荒马乱的隋末,化身农家小村姑。 上无父母庇佑下无兄弟扶持,唯有一瘸脚姐姐相依为命,岂料家中极品甚多。 极品多又怕啥?战豹奶,斗恶姑,掀贼婶,她一路挫骨扬灰凯歌高奏。 正当她准备挽袖再奏致富之歌时,一精明俊逸之男忽然杀到她跟前,号称她欠了自己一百两,从此她踏上了漫漫还债路…… 加入书架
  3. 花开夫贵

    这坑爹的穿越!一来就被当员工福利配给了小厮!逃跑第八次时再次被人抓了回来,谁曾想他居然就是自己未来的夫君! 好吧,看他那么呆那么木像块冰山没人疼似的,又有救命之恩,姐姐就暂且容了他! 可当她跟着这冰块回了家,立刻傻眼了——蜗居不要紧,啃红薯不要紧,被嫌弃不要紧,最要命的是妯娌欺负,婆婆不喜,唉! 没关系,士可忍孰不可忍!某女唯有挽起衣袖,自力更生,化花为宝,搂着自家那笨笨的小冰块,一路花开富贵,步步高升,荣登幸福小鼎峰! 加入书架
  4. 乌衣茶姬

    穿越到这没爹疼没娘爱,婆婆离世,丈夫和离的深山茶乡处,身为首席女猎头的靳宝梳坚信:偶像孔明先生是怎么活的她就能怎么活!凭一双识人慧眼,建绣社卖特产,贩私茶闯匪窝,就算没有白龙马和孙行者,也能一路欢脱取真金,巴过——妖怪易打,腹黑前夫很难缠! 据说此货阴险狡诈腹黑贪财,做过山贼当过和尚,如今最大的嗜好就是挖坑给她跳!据说此货不怎么近女色,且在外放话说,谁敢娶她,送精装豪华全家版杉木棺材一套,还终身保修! 某回地皮收购谈判中…… “开个价吧,阮大管家!” “不用赔了。” “我说的地价!地价!” “哦,”某管家黠笑道,“我以为是说昨晚被你拆了的床架。” “。。。。。。” 某姬羞怒,随从窃笑。 某商会年末相亲会上…… “靳宝梳,你确认自己单身?” “比确认你无能更确认!” “听说你的和离书不见了?” “。。。。。。” “我再给你写一封?一口价八五折?” “。。。。。。” “七五折?” 某姬终怒,扑上去摁倒那货:“和离书休书遗书楷书隶书行书,凡事能跟你脱离干系的书,通通交出来!” 且看:娇茶娘与腹黑夫如何扑倒对方吃光抹净,打造商界不二家的八心八箭钻石眷侣! 加入书架
  5. 蛮荒斗,萌妃不哑嫁

    被穿越成小国公主?——不错不错! 还是个和亲公主?——将就啦,凑过吧! 已经打入冷宫了?——冷宫怕什么?为了活命,臣妾什么都可以做到! 此冷宫非彼冷宫?——喂,一次性把话说清楚行不? 好吧,你男人叫獒战,獒蛮族小王子,别号犬灵王,善突袭狩猎奔驰,据说每秒速度绝杀那个刘某某;外形可观,身体健硕,是结婚旅行扛包拉行李必备之猛男,唯一有个缺点就是不喜欢你这个从夷陵族下嫁过来的小公主! 纳尼?半文明的蛮荒部落?你有本事再给我塞远点? 咳咳!另据小道消息称,另一部落的落难公主已经抵达獒青谷,正在对你男人进行正面侧面贴面地“攻陷”,你好自为之吧! 喵呜……可以申请返程吗? 此乃单程,无返程,开工吧,亲! 加入书架
  6. 谋心乱,王姬归来

    六年同榻异梦,她以决绝之姿与他作别,抛下一股脑爱恨纠缠从熟悉的城楼跳下—— 谁料,命数弄人,她重生于一个普通村姑之身,不得不垂下从前高昂的头颅,以复仇者的身份蛰伏于他身畔,只为将那笔国仇家恨与他算个酣畅淋漓! 她步步算计,精心谋划,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却敌不过他稽国第一谋士的聪明狡诈—— “既早怀疑上我,又何须留我这么久?” “我喜欢看风穿过你耳发的样子,那样……很像从前的无畏。” 迟来的忏悔烧不尽她浓浓的仇恨,不屑他怜惜逃离博阳,却遭妹妹背叛,亲手将她送到了仇人的利刃之下,仅仅只为了那个他…… 魂将归时,有人救了她,原主身份随即揭晓,她这才幡然领悟,冥冥之中早已有了安排…… 重返战场,她执金戈横扫稽国大军,逼近城下,以昔日英姿藐对对面阵营前眼含愕然的他—— “你究竟是谁?林蒲心,炎无镜还是炎无畏?” 她笑得狡黠:“你猜?” 加入书架
  7. 鸳鸯斗,一品妙探

    “小娘子,同是天涯沦落人,下脚何必那么狠?你练的是佛山无影脚么?尊师姓黄,名飞鸿么?” 那一晚,两人在狭小黑暗的大木箱子里遭遇了,她踹了他的看家宝,他救了她一命,从此故事开始往喜剧性发展了…… 之后,无论是在从岭客栈那伸手不见五指的后厨里,又或是隆兴温府三小姐那黑漆漆的闺房里,她总是能跟他莫名地在黑暗中遭遇,然后麻烦不断,案子不断,各种斗智斗勇的过招不断,一件接一件的案子就在两人轮番交手中一一地破解了……就在她勉强认为那向来油嘴滑舌自命不凡但确实够聪明够好看的男人还有点可取之处时,那男人却莫名地消失了。 三年后,高丽新博王府内,身披大红霞帔的邬云云一脸鄙夷地对某个正在扒衣扯带的男人说:“今晚新郎好像不是你?” “无所谓,灯一吹又看不见,零件齐备就行了!” “听说你还是幽王府的小郡王?” “咳!谁愿意当赵元胤的儿子谁当去!也是梁兮兮眼光太差,心肠太软,不然能给我们找那么差的爹?嘿嘿!小娘子,春宵难得,不如我们这就……” “滚!”一脚踹出,王府侍卫磨刀霍霍向某男…… 这就是那些年赵策箫和邬云云不得不说的故事,《花开夫贵》续集,好故事等你来袭!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1.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2.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3.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不知春将老 落败家族庶女,相貌平平,还要过饭,被人穿小鞋使坏都是家常便饭。害过她的人,最后都哀嚎,“你真是太狠了!蛇蝎毒妇!”先帝第四子,貌似潘安,有战功,放诞不羁,一心想着篡位。被他斩的人都哭冤,“你真是太能装了!心机腹黑!”为了自保,她上了皇帝的龙榻。他一怒之下端了皇帝的老窝。他说,“你心里还有我么?”她笑,“你已死,有事烧纸。”他怒,一把吻上,将她扔到榻上,“行,我选择醉生梦死。”
  4. 至尊毒后:王爷,喂不饱!

    梁清墨 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领袖;当她——将傲娇的狼骑战神养
  5. 帝姬传奇:华都幽梦

    叶落葵 公主新婚夜抛下明媒正娶的驸马爷,投入神秘男子怀抱,她一定是疯了!他雪貌冰心,风华绝世,必杀技是:撩得她小鹿乱撞却又作得与他无关,装什么蒜喂?自从成了她的枕边人,他用尽毕生温柔宠她入骨,玉手可为她琵琶弦歌,亦可为她杀人成魔。兄妹夺嫡、闺蜜反目,一场政变使她沦为阶下囚,方知他阴谋险恶,真心深情皆被算计。她东山再起却已摆脱不了他的纠缠:“总这样阴魂不散,你图什么!”“天下,与你。”她是集福星祸水于一身的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