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妃常火辣:腹黑王爷碗里来 稀泥8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56.89万字| 47总收藏| 2980总点击 一朝穿越,张瑞稀以为自己遇上了真爱,掏心掏肺换来的无情的抛弃。伤心欲绝揣着两个宝宝远走天涯。当那个男人幡然醒悟,将她禁锢。“你谁啊?不要挡着本王上朝。”“稀儿是不记得为夫了么,那我就让你想起……”
——两个小家伙突然冒出来,“呆!坏人,放开我们的妈咪。”
张瑞稀欣慰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宝贝,还是亲生的好。
男人瞪了一眼两个宝贝,宝贝们吓得缩着脖子,可小身板还是挺得直直的。
“乖,爹爹要跟你们的娘亲造妹妹。”
“妹妹?好啊,我们要三个!”
张瑞稀一头黑线,两个宝贝就这么被忽悠走了……留下她一个人遭受非人的折磨~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稀泥8

  1. 作品总数

    2
  2. 累计字数

    58.95万
  3. 创作天数

    200

其他作品

  1. 霆少独宠:娇妻是特工

    夏梓辛居然去当牛郎。S市最大的雷霆酒店。拿着老板给的房卡,夏梓辛抖抖战战的刷开房门。“哔哔~”“有人吗?”小心翼翼的摸索着进入房间内,夜视眼+一杯猛酒下肚,夏梓辛一不小心被绊倒,跌倒在一个人的身上,不省人事……第二天,醒来说好的女老板呢?难道对方也是牛郎?来不及多想,平白无故把人给睡了,万一别人要找她要钱怎么办?第一直觉——溜!男人醒来,修长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发现床单上有血?而且,居然还有一根明显不是他的、却和他的一样长的发丝?厌恶的从床上弹起。男人两根手指捏着发丝,愤怒道:“给我把这个人找出来!带到我面前!”从此,S市第一总裁性取向成了一个谜。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1. 1

    H2O

    3,925 迷妹值
  2. 2

    盼盼等

    1,425 迷妹值
  3. 3

    椰子没有壳

    1,345 迷妹值
  4. 4

    i薄荷微凉i

    1,345
  5. 5

    枯戴月披星

    953
  6. 6

    shgang123

    939
  7. 7

    wangna1

    787
  8. 8

    燕寧海

    484
  9. 9

    佚名

    388
  10. 10

    czy333

    264

同类推荐

  1.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2.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3.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不知春将老 落败家族庶女,相貌平平,还要过饭,被人穿小鞋使坏都是家常便饭。害过她的人,最后都哀嚎,“你真是太狠了!蛇蝎毒妇!”先帝第四子,貌似潘安,有战功,放诞不羁,一心想着篡位。被他斩的人都哭冤,“你真是太能装了!心机腹黑!”为了自保,她上了皇帝的龙榻。他一怒之下端了皇帝的老窝。他说,“你心里还有我么?”她笑,“你已死,有事烧纸。”他怒,一把吻上,将她扔到榻上,“行,我选择醉生梦死。”
  4. 鸾凤替,皇的神秘隐妃

    素子花殇 龙吟寝殿,他摒退所有宫人,面色讳莫如深:“承蒙圣恩,让你如此惶恐?”她攥紧手心,不敢看他的眼睛:“我们是兄弟,有违伦常……”“是吗?”他眉尖轻挑,笑得魅惑众生:“兄友弟恭,不应该是天伦之乐吗?”那一夜,他撕碎了她所有的伪装,包括她的女扮男装。【因为书城简介只显示两百字,所以简介改了改,红袖版简介请看评论区置顶的帖子哈,么么哒】
  5. 至尊毒后:王爷,喂不饱!

    梁清墨 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领袖;当她——将傲娇的狼骑战神养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