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婚深入骨 梧桐君子 著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42.88万字| 4309总收藏| 13.87万总点击 江鹿希嫁给纪宁两年,抵死缠绵数回,却一直未孕。
后来她才知道,两年来,丈夫一直给她下药。
医生告诉她,她因为药物原因,可能终生不孕。
*
婚后两年,她把好端端的自己活成另一个女人的样子。
不过是为了能在他心中有一席之地。
殊不知,他就是为了那个女人把她害得终生不孕。
*
“阿宁,我们离婚吧。”她望着病床上一脸病态的女人,终于放弃。
他黑眸锁着她的脸,深不见底:“鹿希,她躺在这里多年,生不如死。”
她惊惧的退了一步,眼底一抹慌张:“我从未伤害过她。”
他蓦地冷笑起来:“活了这么多年,不知道什么叫父债子还?”
他不给她生路,也不给她绝路。
为的不过是她这一生因为得不到他的爱而生不如死。
*
后来,纪夫人将丈夫初醒的致爱推下楼梯。
他终于甩给她一份净身出户的离婚协议。
她离开的前夜,夜色寒凉,他掐着她的脖子狠狠的抵在墙上,双目猩红可怖。
“江鹿希,你怎么放得下身份去跟他睡?就是为了跟我离婚?”
“阿宁,我这样不堪的人,到你死,我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玷污了你的眼。”
他松手,她走了,却在天亮迎来她的噩耗,她随着那场空难,香消玉殒。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1 排名373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梧桐君子

  1. 作品总数

    4
  2. 累计字数

    209.23万
  3. 创作天数

    411

其他作品

  1. 旧爱新婚

    六年前的靳西恒一无所有,但他有牛皮糖一样黏他的林桑榆。 后来,她的背叛惊天动地,而他等到最后,只等来她的销声匿迹。 六年后再见,他是渝城只手遮天的男人,而她沦落成他手里的小职员。 * 他霸道残忍的掌控了她的一切,工作、生活。 “除了钱,你最爱的是我对吗?”他逼退她到墙角,笑的异常讽刺。 她成为他不见光的女人,却从不曾得到过他的温柔。 一场宴会,她被陷害羞辱,曾经背叛的消息不胫而走,她跪在地上一颗颗的捡起他钟爱女子散落的珍珠项链。 她成了千夫所指的女人,不要脸的荡妇。 后来,她因为怀孕又成了人们嘴里破坏别人的小三。 于是,她成了人人唾弃的靳太太。 * 他重伤需要输血时,她不顾腹中胎儿的安全执意为他输血。 只是在他醒来换来的只是狠狠地责备。 腹中的孩子是他争夺家权的筹码,所以很重要。 “生下孩子,你就自由了,不是爱钱么,我会给你很多。” 后来她真的生下了孩子,他放她自由,和他钟爱的女子开开心心的订婚。 * 他订婚当天,她被绑架,匪徒的枪就指着她的头给靳西恒打电话。 “你的女人在我手里,你再不来,我就杀了她。”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随你。” 林桑榆一瞬间觉得世界都安静了,她坚持了这么多年的爱情终于忍无可忍的灰飞烟灭。 订婚当晚,他知道隐藏这么多年的真相,疯了一样的去找她。 气息微弱的她看到他时,笑了:“你不爱我……我不爱你,靳西恒,我们终于扯平了。” 加入书架
  2. 情有余温

    程沐婳是顾令时的第二任妻子,因为商业联姻才嫁给他。 他宠着她,犹如宠着自己的孩子一般。 而这样宠着她的男人却将她的父亲送进监狱,逼得她跪在他面前求他网开一面。 “我跟你离婚,你放了爸爸。” “你爸爸罪有应得,我放不了他。”他依旧温润如玉,语气却是薄凉至极。 程沐婳心脏病发,命悬一线。 “你爱的这颗心,我还给你。” 他抱着她心疼如斯:“沐婳,心是过去,你是现在,懂吗?” 加入书架
  3. 若爱只是隔岸观火

    温之榆嫁给黎锦安情非得以,也心有不甘。 她不情愿嫁他,而他却满怀深情的娶她。 婚后她流产,罪魁祸首是自己的丈夫。 她溃不成军,无法原谅,想要逃出他的世界,躲了三年。 回来之后她还是黎太太,他依然宠她宠的无上限无原则,宠到令人发指。 她不爱他,为自己所失去的憎恨他。 而他攻势温柔强势,霸道的占据了她的心。 她自卑自己不是真正的名门千金,费尽心机的离婚。 他却说,不管你是谁,你始终是我太太。 她沦陷在他一世的温柔中无法自拔。 * 而旧爱归来时,她从不珍惜的黎太太的头衔莫名的紧张起来。 三年前的旧事真相浮出水面。 她惶然失措,他不是罪魁祸首,但是却为身为罪魁祸首的旧爱承担了一切。 她后知后觉的知道他最爱的原来不是她。 他不再相信她,不再宠爱她,他曾给她的一场温柔一场爱如同梦一场。 * 她等来了他的离婚协议书,他问她还想要些什么。 她不说话,签字的手抖得厉害。 一颗心落地碎成了一片再也拼凑不出从前。 * 她为他堕落的整日借酒消愁,为救他毁容受伤。 而他给她的却是他和旧爱婚礼的请柬,她无法理解他的残忍。 最终她心如死灰的离去,再见时已是路人。 她双目失明,记忆全无。 他抱着她久久的不能放开,本以为离开了他,她会过得好一些,却不知道是把她推进万丈深渊。 * 他不是不爱,而是太爱,才舍不得她被人伤害,只是他错算了。 他带她辗转每一个他们走过的地方,只为寻找她丢失的那些记忆。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1. 1

    红袖书友14988088088604465

    1,156 迷妹值
  2. 2

    红袖书友15104878679373468

    334 迷妹值
  3. 3

    syn1234

    209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1. 1

    梧桐君子

    83,184 迷妹值
  2. 2

    千鱼尾

    11,328 迷妹值
  3. 3

    18814103425

    6,384 迷妹值
  4. 4

    529293830

    4,464
  5. 5

    奢香夫人小迷离

    4,104
  6. 6

    麦拉莹

    4,032
  7. 7

    fdh1967

    3,992
  8. 8

    13918810422

    3,840
  9. 9

    13840096509

    3,840
  10. 10

    cloudyjade

    3,840

同类推荐

  1. 甜妻逆袭,霸道老公坏死了

    唐渐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1V1】高甜宠文!
  2.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
  3.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忆流年 醉酒的安小虞霸气地双手叉腰:“嗨,帅哥,本姑娘是来打劫的。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男人欺身而上,一个壁咚,让安小虞无路可逃。他覆唇在她耳边:“钱,没有。要不,以身相许如何?”安小虞彻底傻眼。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全都黑了。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劫错对象而已,他至于阴魂不散、毁她清誉吗?什么?还要她负责?“帅哥,强扭的瓜不甜!”“没事,哥就喜欢吃苦瓜!”“你,不要脸!”“要脸没老婆!
  4. 婚婚欲醉,慕先生宠妻无度

    糖炒粒子 南湾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很巧,她也是。他需要一位能帮他稳固事业的太太,她需要一个能拉她出地狱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刚刚好,很相配。————婚后,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慕先生都给慕太太无穷无尽的宠爱。原本那些鄙夷的目光,渐渐变成了艳羡。睡衣的扣子再次被挑开,慕太太终于忍无可忍,“慕瑾桓,我困了!”男人薄唇上扬,嗓音旖旎,“乖,叫老公。”————某天,迟
  5.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天造地设。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八年岁月,时光冉冉。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她:“……”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他笑看着她。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年纪太大了!”他:“…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