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深情妻许,前夫难戒爱 adie520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55.86万字 【毒舌女智斗腹黑男】 作为一个童养媳,按照常规来讲,莫雨晴的首要技能应该是“逆来顺受”。 可是,不好意思,她的骄傲是沁在骨子里的,所以“逆来顺受”她不想,也不会。 姜家大少爷姜世黎自幼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如今才25岁,就已经成为了姜氏集团的掌门人。 可惜,他什么都摆的平,却唯独摆不平这个自小就娶进家门的童养媳。 “莫雨晴,记住你的身份,你不过是我姜家买来冲喜的。”姜世黎恶狠狠的捏住她下巴。手 劲儿力道十足,疼的莫雨晴冷汗直冒。 她冲着他笑说:“姜少,如今姜太太的头衔还是我受累在背,你爱到骨子里的那个女人, 说到底不过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三儿……”她话都没说完他就忍不住想要掐死她了。 姜世黎恨莫雨晴脸上总是那副不温不火的淡笑,他就是要折磨她,撕掉她那讨厌的笑容。 她竭尽全力的躲着他,他不遗余力的找她麻烦。 他的情人羞辱她,她全数翻倍的还给他。 她以“毒舌”招架他的“腹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彼此相互折磨似乎成为了一种习惯……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 他恨她,突如其来的介入自己的生活,却在自己惊觉爱上她的时候想要抽身而去。 她爱他,从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开始,却在自己身心俱疲要离开时被他圈卷禁锢。 爱,有时候不过是一场竭尽全力的相互伤害。 但在心中最深最暖的地方,还是住着那个即便伤害也要相爱的人。 【很暖甜宠……本文过程坎坷暖心,结局很欢喜!亲们放心入坑啊!】 推荐Adie520的另一古言文《落嫁枭妃 王爷难招架》 http://novel.hongxiu.com/a/1270068/ 感谢各位,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群么么哒,请自觉排队不要加塞哦!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1. adie520投了6张推荐票
  2. adie520打赏了1000红袖币
  3. adie520投了6张推荐票
  4. adie520投了6张推荐票
  5. adie520投了6张推荐票
  6. 苏木颜打赏了500红袖币
  7. adie520投了6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同类推荐

  1.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天造地设。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八年岁月,时光冉冉。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她:“……”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他笑看着她。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年纪太大了!”他:“…
  2. 风光大嫁,傅先生疼她入骨

    明珠还 三年后再遇,他捏着她的下颌说:“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一场商业阴谋,父死母疯,那一年,聂家幼女掌珠正值花信,如珠似玉。那一夜,傅家长子傅竟行宿醉醒来,床侧多了一个不着寸缕的年轻女孩儿……再相逢,却在声色靡丽的场所,他靠在沙发上,衣袖半卷,吞云吐雾之间,微微眯了眼打量着她:“聂掌珠?”浓艳的妆遮住了她眼底的雾气,纤长的睫垂下来,她的声音嚅嚅:“先生,您认错……”微
  3.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楚昭阳,你解扣子干什么?”顾念往后退。楚昭阳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睡觉。”“可现在是白天,哎……你不是要睡觉?放开我先……”*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
  4. 老婆乖一点

    肖若水 十八岁生日的夜晚,他成了她永生难忘的噩梦,而这,却仅仅只是开始……两个月后,他挽着心爱的女友远渡重洋,而她手握一张化验单,茫然的站在街头,耳边回响起医生冰冷机械的声音:妊娠十周,做流产手术会有危险,回去和孩子的爸爸商量一下。孩子的爸爸?不,她的孩子,没有爸爸……一别六年,命运的捉弄。父亲为了利益,亲手将她推入他慕总裁的怀抱。温纯之后,他看着她,绝美的凤眸中是清晰的讥讽之色。的确,她不是完璧之身,她
  5. 情有不甘

    苏清绾 他是功成名就的名律师,她是平淡无奇的落魄孤女。遇到傅其深,是温思凉这辈子的劫难。那年,她父亲身亡无家可归,他在大雨中抱起她将她带回了家中,他温柔地抵着她的额头轻语:“思凉,以后我来照顾你。”她看着他漆黑的眸子心莫名安定,用力点头。他因恩师照顾她十年,可是,一切的平静都因她心中萌芽的感情而被打破。“傅其深,我不要你和别的女人结婚!”她向来温顺,可当他要和别人结婚时,她倔强地如同浑身长满刺的刺猬一样。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