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时空泉文 / 芩翼卿扬

发布于:2017-6-1 19:30:19  ┊ 字数29472 ┊ 阅读
 
  (一)
  这是一个遥远的传说,相传在那遥遥的大漠边关,风卷狂沙满天泥的沙漠之中,在巧合的天相之时,在绝妙的天景之幕,会有一股清逸的泉水缓缓的从时空之门开启而落入沙尘凡间,落入人们绝望的心里……
  丝绸之路众所周知,那是一条连接外贸交易的纽带之路,商业的繁华茂盛,人们的物品开阔交流,新鲜好奇及五花八门的事物都由这条神奇之路带进流出,人们交换着不同的饰物,了解着各地的文明习俗, 建元二年,张骞奉汉武帝之命,出使西域,打通了汉朝通往西域的南北道路,是开阔此路的第一人,打通西域的意义,不仅丰富了中国人的地理知识,扩大了中国人的地理视野,而且直接促进了中国和西方物质文化交流,中国精美的手工艺品,特别是丝绸、漆器、玉器、铜器传列西方,而西域的土产如苜蓿、葡萄、胡桃(核桃)、石榴、胡麻(芝麻)、胡豆(蚕豆)、胡瓜(黄瓜)、大蒜、胡萝卜,各种毛织品、毛皮、良马、骆驼、狮子、驼鸟等陆续传入中国。西方的音乐、舞蹈、绘画、雕塑、杂技也传入中国,对中国古代文化艺术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人们知道它的美丽可知道它路途的辛苦及恐怖吗?时空泉的传说就是由这里流传开来的,也由此揭开了丝绸之路的神秘及为人不知的神奇天地!就在此刻我诉说起这段故事时,眼前仿佛打开了一条通往沙漠的大门,闪烁着浩黄色的微光,我顺光而上,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队长长的沙漠之舟,高高的驼峰上背负着商人们的货物,我在哪里?我呢?此刻的我换装变身了,头带纱巾飞逸飘扬,还有面纱轻遮半脸之上,洁白的好似印度古国的服饰,衬托出我的妩媚,手上的叮当饰物敲击出梦的弥漫。低头俯看身下,“天哪!一匹白色的骆驼,白色的绒毛仿似天上的云朵,而我却坐于这朵白云之上……印度女郎?还是阿拉伯姑娘?我想着笑了笑又马上沮丧起来,我就是想说个传说而已,老天,为什么把我的人也连同故事一起带入了个这个传奇的世界来了呢?我左顾右盼发现右边走着一个人,手牵着我的白色骆驼,我张口想问他这是个什么年代,什么地方,谁知道只发出“啊,啊,啊!”的声音来,“怎么了,还失声了?”我急切的想着:“完了,完了,我美妙的声音呀哪去了?”那个人听到了我的叫声回头对我说道:“莎娅琪朵,前面就快到楼兰国了。”我怎么听得懂他的话呢?楼兰国?是不是那传说中的楼兰古国呀?我的天,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之间吗?”我突然像被雷打了似的懵了。 (史记上说:往返于丝绸之路上的商队.中段主要是西域境内的诸线路,它们随绿洲、沙漠的变化而时有变迁.三线在中途尤其是安西四镇(640年设立)多有分岔和支路.中道:起自玉门关,沿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经罗布泊(楼兰)、吐鲁番(车师、高昌)、焉耆(尉犁)、库车(龟兹)、阿克苏(姑墨)、喀什(疏勒)到费尔干纳盆地(大宛).玉门关楼兰(为鄯善所兼并,现属新疆若羌县)吐鲁番(高昌):高昌故城、雅尔湖故城、柏孜克里克千佛洞焉耆(尉犁)库车(龟兹):克孜尔千佛洞、库木吐喇千佛洞阿克苏(姑墨)喀什(疏勒…………)这就是此故事的时间背景,我依稀记得书上就是这么写的,未必现在的我穿过时光隧道来到了丝绸之路上的楼兰古国?老天爷,我就是想说个故事而已嘛?你要这么玩我,我就不说了总行吧?我心里默默的念着,回到我该回的地方去吧,希望再睁开眼睛时就像做了个梦啊!
  嘿,我睁开眼睛了,依旧骑在雪白的骆驼上,那个人依旧牵着我的骆驼,我想这样子肯定是回不了我的时代了,唯有咬牙待在此地在做打算了。正在绞尽脑汁的想问题时,那个牵骆驼的哥哥说话了:“莎娅琪朵,你的这头“云朵”很乖呀,这次一路上可没有发脾气呢?”说完还摸了摸这头骆驼。“我的天,这骆驼叫“云朵”?还是我取的?我怎么不把它叫“天”呢?”我摸着头依旧想张口说话,可是就是发不了声音,唯有“啊啊啊”的。“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从小就是我教你骆驼的习性和本事,还将云朵一起带大,我也很喜欢它。”我可能穿越到哑巴姑娘身上了,我无可奈何的一愁莫展。“唉呀,莎娅琪朵,为什么自从那次你从驼背上摔下来,就不肯说话了呀?”“什么?我不肯说话?我的天,你得要我说得出呀?我现在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了,我有很多疑问要问,我有很多问题想题,可是我说不出,却听得懂你们这咿咿呀呀的语言,这是怎么回事呀?”我又在心里说着这番话。那个人又接着说道:“这次从长安回来,货物是满载而归呀,路上也很顺利的,没有强盗和土匪。”“什么?……还有强盗和土匪?这么说就是这次我命大咯?”“不过,话说回来,遇到也不怕,因为我们有你呀?”这话一出口,我听得头发都竖直了,“有我?我会啥?会十八般武艺?会弯弓射大雕?会飞刀击剑?我的天!”“莎娅琪朵,你的拳脚功夫还真不愧是你父亲从中原请来的师父,做你老师真是值呀?”“拳脚功夫?”我伸开自己的双手,又紧握拳头,嘿!还真有点小力气,好像还有点肌肉呢?那我会点啥呀?会轻功水上漂不?正想着呢,这个人又说话了:“特别是你的轻功,那可是无人可敌呀?”“我的天,我会千里传音吗?我怎么想啥他说啥呢?我也是要醉了,可是现在还不知道他叫啥呀?“莎娅琪朵,我鞔格其卡虽比你年长,但是看着你一天天的长进,我非常的佩服,可是看着你不说话了,我又非常的痛苦,你总是叫我鞔格哥哥,跟本没把我当成下人看待。”“喔,他叫鞔格其卡,他是下人,而我叫他哥哥,我是个不见外也待人随和的女人吧!呵呵,又知道了点想知道的了。神奇玛利亚呀!老天爷!……路途继续,我还在想我是谁?莎娅琪朵?楼兰古国?我的身份?家庭?背景?具体年代?迷茫呀迷茫………难道这一切和时空泉的传说有关吗?既来之则安之吧………
  (二)
  风沙满天的路程总是难受的,我用手掐着时间算着点,怎么还没到楼兰古国呢?我曾恍惚间听闻过的地方,那应该是个有着如同阿拉伯建筑的国家吧?圆形的房顶,方正的房间,七彩的墙壁,华丽的雕刻,优美的纱缦,柔情妩媚的姑娘和豪情四溢的小伙子。想到这我突然的看了看鞔格其卡,他怎么像个女人似的秀气温雅呀?难道是我想错了?熟语说得好:“梦想很美妙,现实很残酷呀!”我唯愿这想像能达到那一半的美妙我也就心安啦………“快看,快看,前面出现楼兰的宫阁飞延了。”
红袖短篇文学手机站上线了,支持手机创作!快使用手机访问 wx.hongxiu.cn 吧!!
最新大片:高清在线电影、电视剧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