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倾城文 / 淡月集

发布于:2017-5-31 18:55:35  ┊ 字数50775 ┊ 阅读
 
起风了,炉子里未焚尽的纸屑,被风卷起,四散屋内的各个角落。

病榻上,榻边那只无力的手,倾尽最后的力气朝前伸展之后,蓦地垂下,眼眸处留下最后一抹忧伤。皮肤的温度渐渐冷却,窗外又见雪飘。

释无双,男,享年三十一岁,康熙二十四年,殁。

谁家庭院残更立,燕宿雕梁。月度银墙,不辨花丛那辨香。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

屋外大雪纷飞,舒晓坐在窗前,呆呆的望着漫天飞舞的雪。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嘴里喃喃念着这首词,舒晓说不出的悲凉。

手捧诗词,舒晓久久不能释怀。

总是沉醉于这种凄美的诗词意境里,病态的呻吟着,悲伤着,连自己都觉得无药可救。

舒晓很想从这种沉迷的痛苦中摆脱出来,然,天性使然,挣扎的结果是沉迷的更深。

舒晓有严重的复古情节,穿着打扮,生活随身用品,包括屋内的摆设一律的古色古香,踏入她的闺房,仿佛置身于久远的年代,浓烈的复古氛围。

科技飞速的发展,却始终没能有超越光速的时光机器,与现在的时代格格不入的舒晓,盼望着这一奇迹的发生。

雪下了好几日,终于停歇。

适逢周末,舒晓起了个早,呆在屋里的时间长了,她想着该出门透透气。

寒风凛冽,脚下的路有些滑,小心翼翼的行走在清冷的街道上,舒晓想着寻个地方先吃个早餐吧。

天气过于寒冷,加之天刚蒙蒙亮,本就冷清的街道,在白雪的笼罩下,显得愈加清冷。

环顾周围,四下无人,因下雪之故,早茶坊几无例外的都闭着门。

舒晓沿着街道走了一段,行过路栖公园,大门倒是敞开着,往日的这个时候,门口早已聚集了一大帮晨练的人。

一场大雪,掩去了尘埃,掩去了杂乱的色彩,掩去了空气中的那份浮躁。

没有喧嚣,远离纷扰,舒晓立在公园的长亭下,赏雪。

百里映照,风卷残雪,银装素裹,红梅含笑。

长亭下,残雪簌簌而落,池塘里,一池冻水泛不起波澜。

此番天地,仿佛从未踏足过人间的仙子,出尘,冷清,遗世而独立,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纯净。

望着眼前这不多得的美景,长亭下,独自伫立的舒晓,不觉痴了。

突听得有人“哎呀"一声,舒晓梦幻般的惊醒,寻声望去。

一人仰面倒在雪地里,右手握着一把扫帚。

舒晓才刚迈步,却见迎面走来的一对男女,拿着手机对着仰面之人,象是在拍照,舒晓听见那女的咯咯娇笑的声音。

舒晓加快脚步,赶过去。

见舒晓朝着这方向过来,那对男女迅速的转身,隐没在墙角的转弯处。

舒晓长叹一口气,洁白纯净的公园,被这对男女煞了风景。

这是个冷漠的时代。

这是个大多数人眼睛被蒙上灰尘,心灵被蒙上尘埃的凌乱世界。

这是个舒晓一直想逃离的现实空间。

舒晓蹲下身,将仰面倒地的人扶起来。

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女子,冻得通红的脸,发紫的唇。

穿着一套橙色的,看上去十分厚重的棉衣棉裤,想必穿的过于臃肿,以至于倒地之后行动不便,迟迟未能起身,这才给了那对男女偷拍的机会。

想到刚才那一幕,舒晓心里说不出的感觉,愤恨,无奈,哀叹,各种情绪纷杳而至。

“谢谢你啊,姑娘。”中年女子感激的望着舒晓。

舒晓觉得惭愧,情绪里又夹杂着一股无奈的心酸。

”应该的,您怎么这么早。“舒晓看看中年女子手中握着的那把扫帚。

“得赶早,趁着大家逛公园之前,把雪扫了。”中年女子说罢,拿起扫帚开始扫小道上的雪。

舒晓“哦”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转身欲走,却又回头。

对着中年女子说了声:“谢谢您”。

中年女子有些诧异,呆呆看着舒晓。

舒晓指指地面,一脸笑容,打趣道:“没有您扫雪,我可能比你刚才摔得更重。“

中年女子爽朗的笑了。

似又想起什么,舒晓走上前,上下打量了中年女子一番。

“您没摔着什么吧,疼吗?”舒晓询问着。

“穿的厚,跟个球儿似的,铁打的身板儿,没事儿,谢谢姑娘。”中年女子一脸的笑意。

舒晓望着她,被她的乐观情绪感染,心情也好转了许多。

是啊,简单的人,简单的思维方式,简单的快乐。

多少人终此一生,众里寻他,一回头,才发现,原来丢失的是生活中那份最简单的执着,那份知足的简单快乐。


舒晓离开的时候,中年女子告诉她,在长亭的前方不远处,有一处隐蔽的小屋,室内有椅子,可以休息。

舒晓沿着长亭前行,穿过一处回廊,在回廊尽头处转弯,忽觉眼前一亮,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豁然开朗感。

一处环绕的古色古香的庭院,门都紧锁着,这公园倒是常来,这幽僻之所却从未涉足。

舒晓隔着庭院一处厢房的雕花窗栏向里张望,只粗略看到些桌椅板凳,数来有复古情节的她,好奇心顿生。

沿着环绕的庭院一圈下来,屋内一律简单的陈设,有几间屋子象是工作室,内置着一些字画,笔墨之类。

有些累,想找个歇脚的地方,再一看,长廊,石凳,桌椅,面上皆覆盖着一层白雪。

想起中年女子说的小屋,舒晓绕到庭院的后方,没见着小屋,却见后院处有一间厢房,没上锁,大门露着条缝。

舒晓推门而入,门吱呀一声,寂寥的空间里,这声响听着有些诡异。

舒晓历来胆大,不信鬼神之说。

要说怕,舒晓唯一怕的是人,怕那些藏在阴暗角落里泯灭的人性。

当然,舒晓还怕蛇,以及类似蛇类的那种软体动物。对蛇的恐惧感,那是与生俱来的,这个不可控。

但对于人,舒晓至少可以选择退避三舍。只是阴暗角落里的那些眼,总会让人猝不及防,这个也不可控。

屋里没灯,白雪的反射下,倒也不那么昏暗。

门前有大屏风,两侧各放着一把陈旧的椅子,绕至屏风后面,靠窗边的角落里,隐隐约约象是有张榻,没寻着早餐店,冒着严寒,走了这么段路,舒晓这会儿感觉有些疲累。

没做多想,舒晓径直朝角落里的那张榻走去。

因这屋子方向背光,又只得一扇窗,窗外似乎还靠着一堵墙,越向屋子角落行进,越显得昏暗。

舒晓摸索着向榻靠近,到了榻边,舒晓转过
编辑评语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辗转之间,却已变了模样。(作者自评)段首注意空两格。(编辑留)
红袖短篇文学手机站上线了,支持手机创作!快使用手机访问 wx.hongxiu.cn 吧!!
最新大片:高清在线电影、电视剧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