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有合欢文 / wl小雨

发布于:2017-5-31 17:44:32  ┊ 字数6914 ┊ 阅读
 
  虽然已经立春,但南方依旧是昼短夜长,没有什么起色。我洗漱完之后接过了一个电话,是公孙时打来的。我跟他随便胡扯了几句,拆开下午他给我买的一袋饼干,往嘴里塞了两块,感觉实在难以下咽,于是赶紧喝下一大口水。冰凉的感觉从食道入胃,在蔓延到心脏。他在电话那边说:“你在干嘛?”
  我正觉嘴中饼干实在难吃之极,抱怨说:“人家情人节送花,你怎么给我送两盒饼干啊?”
  他在那边一笑,说:“人家是情侣,咱俩可还差点火候。”我嘟囔:“你走你走!”
  他说:“那好啊我挂了。”我咽下嘴中的东西喊道:“别别别,你怎么还当真了呢?”
  他说:“是你让我走的啊?”我哼了一声,继续吃饼。
  他说:“你要想收到花的话,也容易得很,只要你答应做我女朋友就行啦。”我说:“这么多年了你能别闹了么?就咱这样,一撅屁股就知道对方要拉什么样的屎,这怎么在一起啊?连一点矜持一点神秘感都没有。”
  他说:“我爸和我妈也是这样啊!我觉得挺好的。”我不耐烦说:“叔叔阿姨都已经是结婚了的,老夫老妻了,自然挺好的。”
  他说:“要不,咱们也准备结婚呗。反正咱俩差不多也都到法定结婚年龄了。”我说:“好了你闭嘴。”
  他果然闭嘴,不再说话。我说:“还有什么事情么?没事的话,我挂电话啦。”这句话堪称电话里面最为难处理的一句话,基本此言一出,通话立时结束。
  他却说:“我今天收到花了。”听闻此言,我即时精神大震,说:“哇塞,是什么花?谁送的?”
  他说:“是玫瑰,九朵哦。一位学姐送的。嘿嘿。”我说:“你小子最近命犯桃花呀!啧啧,那学姐长得怎么样啊?”
  他说:“嗯,挺漂亮的。她叫陈小染。”我说:“噢!居然是她呀?”
  他说:“原来你认识她?”我说:“嗯,不认识。”
  时间总是在人不知不觉之间流走,当你想要去抓紧它,它却走得更快,好似在嘲讽此举的无知。
  大一下学期匆匆过半,我依旧和公孙时一起上课,逃课,泡图书馆,时常大闹。在旁人看来,咱们俨然便是一对情侣。但遗憾的是,我们并不是情侣。但,却比情人更为了解彼此,感情更为笃定。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
  好不容易等来周五,我约公孙时明天去逛街。他说明天可能不行。我说为什么?他说明天那个名叫陈小染的学姐找他有事,应该去不了的。我哈哈大笑说,好啊,你也该谈场恋爱了。他脸色突然难看,然后笑了笑,转身离开。
  我回到寝室,看到室友陈洁正在整理她的箱子,她见我回来,说:“阿颖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吃饭了没?”
  我说:“心情不好,不想吃饭。”
  陈洁一边翻找衣服,一边说:“怎么啦我的小公举?又是谁惹你不开心啦?嗯,走吧咱们一起去吃饭,我请!”
  我说:“哇,你居然把这件衣服找出来啦。”说着扑过去瞧她那件压箱底的衣服。那是一件舞裙,洁白而精致。陈洁身材高挑,皮肤白净,笑起来酒窝浅显,只不过眼睛略小,一笑之下便成了快活一条缝隙。我挑起她的下巴说:“小妮子可是要嫁人啦?”
  她打掉我的手,神色忸怩说:“你别胡说。是一个师兄,今晚请我去参加一个舞会。”
  她向来内敛羞涩,高中时候暗恋一个男生两年却不敢对其表白,一直到高考之后,这才鼓起勇气委婉地表达了情谊,却不料那男生已经与另一个女孩子在一起了。她虽引以为憾,大学时期却依旧不改性子,直到今日,方才第一次应男生约出去嗨皮。此际她既然应约,只怕也早已芳心暗许了。
  我说:“舞会,哇,好浪漫哦!”
  陈洁一笑,说:“幸好我有个身为艺术生的表姐,以往假期倘若闲着无事,她就会教我跳舞。不然的话,那当儿可就尴尬了。嘻嘻。”
  我邪笑着说:“好啊,我心情不爽你不安慰我也就罢了,居然还在我面前如此显摆,走,我要把你吃穷!”
  陈洁咯咯只笑,与我一起下楼。
  吃饭的时候我点了一大堆甜点,可劲地吃喝,正自酣畅,忽然有一位身着黑衣得高挑地女生走了过来,嘿的一声,拍了一下陈洁的左肩。陈洁本能反应地弹了起来,一看来人,舒了一口气,抱怨说:“表姐,你可吓死我了。你怎么今天有空来南苑吃饭啊?”
  那女生轻轻地捏了一下陈洁的鼻子说:“你这小妮子,怎么?不开心见我啊?”
  陈洁说:“不是,我这就是好奇嘛,学生会副主席这么闲暇?”
  那高挑女生说:“去年咱们才见过两三次,过年的时候被你大舅责怪啦,说要让我多带你玩玩。”
  陈洁哈哈大笑,说:“来来来,给你介绍,这是我室友,阮颖。阿颖,这是我表姐。”
  我笑着说:“你好啊,表姐。”
  那女生也笑了起来,说:“小嘴真甜。好吧,今天你俩的这顿饭,我包啦。”
  此时近看她,只觉她五官精致,举止间有一股成熟稳重的风度,修长丰盈的身段更是为她加了几许味道。
  果然啊,学生会副主席就不是咱们这种学渣可比的。
  陈洁叫道:“好啊好啊,表姐,你看这货的食量,都要把我吃穷了。嘿嘿。”她在熟人面前,可半点也羞涩不起来。
  她表姐说:“我呀,早知道这样就让你请了。哈哈。”
  周六,公孙时果然失踪,电话不接,信息也没有回。
  他终于要找到属于他的恋情了么?
  我们是朋友,是死党,本应该替他开心的,但不知为何,我心口似乎像被什么东西卡着,吐不出,咽不下,堵在喉结,十分难受,堵得眼眶发红。
  我突然想见他,很想很想。但是,我连他在哪都不知道。只能一遍一遍地打他的电话。从上午十点打到下午五点,他终于接听了。
  他说:“抱歉啊阿颖,今天陪她在水上乐园玩,手机放在藏物柜里边没有带走身边。哇,怎么啦?干嘛打四十多个电话给我啊?”我突然哽咽,说:“我想见你。”
  他说:“你怎么啦阿颖?这么哭了?”我终于哭出声来,大声说:“我想见你!”
  他在那边惊慌失措,说:“好了好了,别哭别哭好吗?我立刻回来!”我挂断电话,对室友的问慰充耳不闻,将头埋进枕头里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脸颊的肌肤开始滚烫。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接到公孙时打来的电话。他说:“阿颖,我在楼下。”
  我下楼去,却发现天空正在下雨,他衣衫半湿,站在门口。他说:“你怎么啦?”
  我心中
  1. <<上一页
  2. 1
  3. 2
  4. 3
  5. <<下一页
红袖短篇文学手机站上线了,支持手机创作!快使用手机访问 wx.hongxiu.cn 吧!!
最新大片:高清在线电影、电视剧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