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锦色风华,谋个骄婿做靠山

    涵叶今心

    古代言情已完结206.12万 前世惊才艳艳,却惨被嫡姐强占身份,更被太子榨干最后一滴心血! 含恨归来,穿到了望族世家的痴傻嫡女身上。 斗渣祖母,休姨娘,虐渣妹! 拉太子下马,踹太子妃入泥,你疼?我爽! 只是,那个半夜爬墙上瘾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说好做帮她扫除障碍的盟友,怎么就合作到非卿不可了? 咳咳…… 六皇子、浥尘公子、侯世子齐来争娶,更有个龙骑将军虎视眈眈。你也别光送人送物了,倒是赶紧来提亲啊! 某男:别急!正跟陛下借银子做聘礼呢!踩着他们抱得美人归,方显真本事啊!
  2. 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全本+出版)

    墨舞碧歌

    古代言情已完结90.19万 他是西凉国传说中最奇谋睿智,果敢狠辣的王。 传说,他曾让一个女子三千宠爱集一身,羡煞天下人; 传说,他曾为她一天里斩杀百人,将宫殿染成炼狱; 传说中,他最终却赐了此女腰斩之刑…… 他一生只有一个子嗣,孩子母亲身份不明。 会是那名女子为他生的子息吗? 她真的就这样死去了? 她到底是王心尖上的人,抑或由始至终只是他政坛上的一颗棋? 后世传说纷纭。 ****** 有人试着从史官的笔下找一点关于这位皇妃的记载,最后只在野史中翻到片言只语。 《野史》 婢:王,猫儿把娘娘抓伤了。 王(抿了口茶):嗯,阉了。 婢:王,楼里钟鼓掉下,惊了娘娘。 王(奏章堆抬头):嗯,烧了。 婢:王,xx妃冒犯了娘娘。 王(想了想):嗯,废了。 婢:太后娘娘要杀娘娘。 王(挥挥手):嗯,扔了。 太监:王,那是您的娘。 事实上,从她踏进历史的那一步起,就是一个无人能解的谜。
  3. 悍妃天下,神秘王爷的嫡妃

    雪夜妖妃

    古代言情已完结132.78万 【本文已签约出版】 简介: 未嫁先休再赐婚,她与他成为京中最大的笑柄,因为他们是绝配的废物组合! 新婚大堂,宾客嘲笑。喜帕之下,她挑起红唇,素手翻转,瞬间便掐住那人的脖子,语气轻轻地说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南阳候世子可还记得,今儿早上从你房中扔出的娈童尸体? 战火连天,她被逼落大海。他指天发誓:她若不还,他屠尽天下人为她陪葬! —— 他是大燕国手握重兵的废物王爷,身残面毁性情阴郁!却无人得知,他身残之下拥有怎样强大的力量,他面毁之颜是何等卓绝! 她是大燕国第一废物太师府千金,一张丑颜胸无点墨!世人却不知道在她废物的同时,手中握着庞大的消息来源,更无人得知她便是那天下间绝世的第一公子! —— 本文,女强,男强,强强联手!打小鬼,灭小强,夫妻同心振朝纲! 妖妃完结文种田文:《霸气村妞,种个将军当相公》http://novel.hongxiu.com/a/757452/index.html 新文《艳绝天下,王的蛇蝎毒后》http://novel.hongxiu.com/a/1188850/
  4. 云胡不喜【全本+出版】

    尼卡

    古代言情已完结170.48万 她是出身北平、长于沪上的名门闺秀, 他是留洋归来、意气风发的将门之后, 注定的相逢,缠绕起彼此跌宕起伏的命运。 在谎言、诡计、欺骗和试探中,时日流淌。 当缠绵抵不过真实,当浪漫冲不破利益,当岁月换不来真心…… 他们如何共同抵挡汹汹恶浪? 从边塞烽火,到遍地狼烟, 他们是绝地重生还是湮没情长? 一世相守,是梦、是幻、是最终难偿? ———————— 新坑(真的是坑):《心锁》http://novel.hongxiu.com/a/628281/ 新坑(还是个坑):《忽而至夏》http://novel.hongxiu.com/a/263957/
  5. 鸾凤替,皇的神秘隐妃

    素子花殇

    古代言情已完结213.9万 龙吟寝殿,他摒退所有宫人,面色讳莫如深:“承蒙圣恩,让你如此惶恐?” 她攥紧手心,不敢看他的眼睛:“我们是兄弟,有违伦常……” “是吗?”他眉尖轻挑,笑得魅惑众生:“兄友弟恭,不应该是天伦之乐吗?” 那一夜,他撕碎了她所有的伪装,包括她的女扮男装。 【因为书城简介只显示两百字,所以简介改了改,红袖版简介请看评论区置顶的帖子哈,么么哒】
  6. 宫婢

    有琳

    古代言情已完结82.41万 一个是九五之尊,一个是卑微的奴才。 两个身份有着云泥之别的人在一起,当云被泥吸引住之时,却是一场浩劫。 她只是一个身份卑微、毫不起眼的宫婢。她步步为营、如履薄冰地活着,却依旧不慎掉进了黑暗的深渊! 为了讨她欢心,他给予了她莫大的恩宠,那是让后宫所有女人都嫉妒的独宠。然而这个女人却不识好歹的要逃离他--- 不---他不允许-- 他的爱就像越收越紧的铁镣,让她百般的痛苦,也让她几乎窒息。他甚至将她领至战场,当她将心交付给他之时…… 为了保住腹中的孩儿,她受尽了非人的折磨。 被他救回时,她已经伤痕累累---
  7. 泪妾

    有琳

    古代言情已完结71.88万 她被自己的丫环诬蔑、被自己最为信任的人出卖了。 他说过他爱她的,她以为他定会相信自己,然而一切却不然。 当愤怒凌驾于一切时,她的夫君变得遥不可及,变得冷酷变得无情,在他那充满仇恨的双眸内,她看到了绝望。 死,唯有一死她才能解脱. 偏偏在寻短见之时,腹中的孩儿踢了她一下,就这一下触动,她知道她不能死。 于是她决然地离开了,成为了一个已死之人。 带着孩子在这个世上苟活着,以为已将前尘如梦般抹去,然而却依旧逃不开这个男人的法眼。 在得知她还存在于这个世上的时候,他再度如鬼魅般出现,扰乱她平静的生活.
  8. 醉三千,篡心皇后

    素子花殇

    古代言情已完结128.58万 本文已出版上市,出版名《花醉三千》当当,京东,卓越,淘宝都有售。 * 素子新文《凤掩妆,戒瘾皇后》http://novel.hongxiu.com/a/972703/ ** 她是一国公主 大婚当日,倾心三年的男人如同天神一般策马而来,为的却不是她,而是她的家。 那一夜,血光冲天、哀鸿遍野。 那一夜,王朝覆灭、新帝登基。 * 悬崖边,男子衣发翻飞,朝她伸出手,笑若春风:“恨吗?那就去夺回来。” * 烟花三月,繁华京城,她背负着家仇国恨而来,寻找男子口中的她可倚仗之人。 风月楼里,他轻抚她脸:“头牌就是头牌,果然倾国倾城。” “那么,带我离开。”她水眸潋滟。 他淡抬眉眼:“可惜美貌于我,只欢不爱。” “美貌却可帮你倾人家国、倾人家城,”她吹气如兰。 他笑,魅惑众生:“成交!” * 霸业之争、情海浮沉,谁人能置身事外,谁人又能独善其身? * 她是相府里有名无实的夫人,她是风月楼里最妩媚的头牌,她是一计退兵十万的小兵,她是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鬼娘。 她不想百变,她只想报心头之恨。 他是位高权重的相国,他是智计百出的谋士,他是龙行浅滩韬光养晦的皇脉。 他不想隐忍,他只想一招定乾坤。 * 他们共进退、目标同,亦敌亦友。可谁能说,这一场相濡以沫是彼此深爱,还是相互利用? * 最后的最后,她倾了自家的国、倾了自家的城、也倾了一颗心;他却坐拥她的国、脚踏她的城,冷冷地看着她上刑。 他说:“蔚景,我告诉过你,像我们这种人,是不能有爱的,一旦动了心,就等于给了对方一把对付自己的利器。” 她笑:“利器么?我有更狠的。” 话落,她翩然转身,如同飞蛾扑进熊熊大火之中。 他一向淡然的脸色巨变…… * 风云诡谲,王朝更替,当身世揭开,当阴谋大白,谁才是这一场尔虞我诈的爱情赢家? ** 素子出品,没有悲剧,过程纠结,结局是喜,孩纸们放心跳坑╭(╯3╰)╮ ** 好友红文《王爷训妃成瘾》http://novel.hongxiu.com/a/728480/
  9. 霸气医妃,面瘫王爷请小心!

    折音

    古代言情已完结132.17万 他战功赫赫,年少成名,却是无人敢嫁的暴虐丑陋“恶鬼王”。 终有一日,他剑指她逼嫁,轰动天下! 她要不要这么倒霉? 不就是误摸某王屁屁,误扯腰带,再误摸个小手, 误撕衣裳……吗? 再说她又霸道,又心狠手辣、心机沉深,又没医德…… “夫君,有人污蔑我!” “嗯,都杀了……” —— 一个两个欺她是废物,无亲无故,诸不知他们眼中的小猫才是真正披着皮的虎狼! 皇帝太后对她伪善,好,银针一甩,让你再装! 世子爷对她百般讨好,今天说爱明天也说爱,全当她是傻子,一碗药下去,让你有嘴说不出。 对手太强劲,没关系,她还有后招,放王爷! —— 婚后生活不要太滋润! 没事和婆婆斗斗嘴,争争地位,转身和小姑掐掐架,回房再逗逗面瘫王爷。 慕容楚:“夫君,他们说我太霸道,心狠手辣,心机沉深,没医德。” 某王爷:“我喜欢。” 慕容楚:“夫君,他们陷害我,污辱我,取笑我,欺负我,诽谤我。” 某王爷:“宰了他们!” —— 其实这是一个傲娇面瘫王爷被霸气医生扑倒的娇羞故事! 简介实在无能,亲可以直接跳坑里来! 女强+男强+双处+宠文(虽然过程有点纠结,结局大欢喜!)
  10. 失心为后

    素子花殇

    古代言情已完结80.62万 已出版上市,出版名《倾君心之墨染千城》,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24100258.html 温柔和残忍的两种极致,也不过如此! ** 她,是将军府的三小姐,亦是御香坊里最好的调香师,她有她的使命。 他,是西苍国的四王爷,也是皇帝眼中最无争的儿子,他有他的秘密。 就因为他长得像她深爱的男人,她义无反顾地闯进他的生活。 他清冷,她深情。 她帮他、助他,即使深知他另有所爱, 他宠她、溺她,独独不给她心。 一次意外的调香事故,意识混沌的她与一个神秘男人有了水露姻缘。 一月后,惊现喜脉! 从未有事实,何来有喜? 她惶恐,她无措,他却薄唇轻启,淡如秋水,“除却你我,又有谁知他不是本王子嗣?” 这是他的有情,还是无情?是恩赐,还是阴谋的开始? 苏墨沉?司空畏? 谁又是谁的替? ** 最后,她被挡于三军之前,向他伸出手,等来的却是一箭穿心, 他远远地看着,伟岸身姿不动分厘,深邃黝黑的眸中亦没有一丝起伏。 她笑了,笑得倾国倾城,“苏墨沉,前世你用你血喂我,今生我命还你!” 话落,手起,没入胸口的羽箭生生被她更深地推进了身体,穿膛而过、血流如注……
齐乐娱乐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