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现代言情连载中219.83万 “楚昭阳,你解扣子干什么?”顾念往后退。 楚昭阳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睡觉。” “可现在是白天,哎……你不是要睡觉?放开我先……” * 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 * 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 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可归了。” 却见顾念指着心窝:“当初你住进来的时候,我与你签的是终身居住协议。” 他笑。 * 内心自带弹幕的面瘫BoyVS元气警花
  2.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淡月新凉

    现代言情已完结126.43万 江城最美的女人是谁? 黎湘。 江城最声名狼藉的女人是谁? 还是黎湘。 她是黎家二小姐,美得动人心魄,却也是人尽皆知的私生女,作风豪放、私生活不检点。 一次意乱情迷的放纵,让她和江城最矜贵的男人有了纠缠。 陆景乔,风度翩翩的世家公子,陆氏王国首席继承人。 成熟稳重,温文内敛,却又深不可测的男人。 事后,她清淡一笑,“一次意外而已,我明白,不用放在心上。” 他眸光清凉看她转身而去,一个多月后却又在医院与她相遇。 她蹲在花台边干呕,手中捏着妊娠40天的检查单。 对上他的视线,黎湘依旧只是微微一笑,眸光婉转,“听说安全套避孕成功率只有85 %,原来是真的。” * 半个月后,陆景乔用一场全城瞩目的盛世婚礼,娶了她。
  3.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现代言情连载中148.74万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 天造地设。 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 八年岁月,时光冉冉。 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 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 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 她:“……” 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 他笑看着她。 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年纪太大了!” 他:“……” ★ 1V1,身心干净,甜宠文+虐心文。 这是一段讲述十年情有独钟的追爱故事。放心入坑,不会后悔。
  4. 天价约婚,厉少女人谁敢娶

    小喵妖娆

    现代言情连载中149.14万 *小叔,脸是个好东西,拜托你要点行吗?* 厉北宸,叶倾歌未婚夫的小叔,厉家的掌舵人。 矜贵冷然的他,却夜夜来敲她的门。 她说,“小叔,脸是个好东西,拜托你要点行吗?” 他说,“叫小叔上瘾是吗?我儿子都叫你妈了,你是不是该……改口叫老公了!” 有人问厉北宸,为什么对叶倾歌那么好。 他说:“十八岁为了给我生孩子,胖了三十三斤,忍受了二十七个小时的阵痛,这样的女人不敢不对她好,也不能不对她好。” 有人问叶倾歌,厉北宸哪里好,她说“肾好!”
  5. 风光大嫁,傅先生疼她入骨

    明珠还

    现代言情已完结142.68万 三年后再遇,他捏着她的下颌说:“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 * 一场商业阴谋,父死母疯,那一年,聂家幼女掌珠正值花信,如珠似玉。 那一夜,傅家长子傅竟行宿醉醒来,床侧多了一个不着寸缕的年轻女孩儿…… 再相逢,却在声色靡丽的场所,他靠在沙发上,衣袖半卷,吞云吐雾之间,微微眯了眼打量着她:“聂掌珠?” 浓艳的妆遮住了她眼底的雾气,纤长的睫垂下来,她的声音嚅嚅:“先生,您认错……” 微带着香烟味道的手指,修长,有力,忽然就捏住了她的下颌,然后,缓缓抬起。 “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
  6. 名门公敌①谢先生,晚上见!

    千桦尽落

    现代言情已完结162.07万 苏念,曾是金城最幸福,最让人嫉妒的女人。 这一切……却在她害死了同父异母的大哥之后,烟消云散。 · 被迫出席前任婚礼,苏念竟遭遇了商界传奇——谢靖秋。 谢靖秋最隐秘的商界传奇,众多媒体只闻其名却不见其人,甚至连他的年龄都是最深的谜团。 · 苏念从未见一个,可以把欲-望说的这么正经和直白的男人。 也从未见过一个,如此能让她慌张不知所措的男人…… · 车内狭小的空间里,谢靖秋嗓音沙哑性感:“酒店,还是这里?” 苏念恼怒:“这种话,对只见过几次面的女性说,不失礼吗?!” 谢先生桃花眸微微眯起:“你撩我的时候,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苏念面颊滚烫:“我当时醉了!”
  7.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现代言情连载中47.63万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 …… 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 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 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 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 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 可……偏偏挤掉了商界翘楚纪云深的心上人,成为了人人称羡的纪太太。 婚礼当天,满城烟火照亮了整个夜空,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 婚后三月,林城显赫名门乔家一朝败落,世人唏嘘的同时,也在等着身为乔家女婿纪云深的出手相救。 只是等来的,却是故事女主角乔漫主动递上一纸离婚协议。 纪先生接过,并撕的粉碎,“忘了告诉你,纪家没有离婚的习惯。” 她在流泪,可嘴角却带着倔强的笑,“可怎么办呢,我不爱你了。” “那就待到再爱上为止——” 踮起脚尖,在他的唇角落下轻轻的一吻,她说,“纪云深,你会后悔。” …… 后来的一天,纪先生与心尖旧爱出入酒店的照片,被有心人大肆传播。 彼时,纪太太正在产房里大出血,九死一生。 一个月后,作为回应,纪太太扔下刚满月的孩子,卷走明远集团账上巨款,远走他国,自此杳无音讯。 整个林城人都以为纪云深会以经济犯罪为由起诉她,追回巨款并送她进监狱。 纪先生却只是笑笑,颇为宠溺的说,“她疯够了,自然会回来。” 五年后,她终于被迫出现,再次递上离婚协议。 他走过去,将她紧紧拥进怀中,“纪太太,想离婚,除非我死。” 人们都说纪太太不值得纪先生的视若珍宝,更不值得纪先生的一往情深。 可是,谁也不会知道,这段“丈夫与妻子”的角色扮演,入戏的根本不止乔漫一人。 他……早已弥足深陷。 …… 听说,最好的爱情就是当全世界的人都觉得你是在小题大做时,那个人却懂得你为什么哭的如此歇斯底里。 庆幸的是,茫茫人海中,乔漫遇见了那个懂她的男人。 …… 或许有一天我们都老了,但我还是会记得你当初让我心动的模样。 简介无能,请戳正文。 …… 完结文推荐《再见钟情,首席爱妻百分百》链接:http://novel.hongxiu.com/a/1199087/
  8. 老婆乖一点

    肖若水

    现代言情已完结119.32万 十八岁生日的夜晚,他成了她永生难忘的噩梦,而这,却仅仅只是开始…… 两个月后,他挽着心爱的女友远渡重洋,而她手握一张化验单,茫然的站在街头,耳边回响起医生冰冷机械的声音:妊娠十周,做流产手术会有危险,回去和孩子的爸爸商量一下。 孩子的爸爸?不,她的孩子,没有爸爸…… 一别六年,命运的捉弄。父亲为了利益,亲手将她推入他慕总裁的怀抱。 温纯之后,他看着她,绝美的凤眸中是清晰的讥讽之色。 的确,她不是完璧之身,她的第一次在十八岁那年就给了他,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他冷嘲着说:结婚吧,我会负责的。 而她说,有一个小女孩,她爱了你整整十年,所以,她要你用一生来偿。 只是,她的十年,比不过他们的十年,她注定赢不了。 当他的初恋女友回归,她留下一纸离婚协议转身离开,只是,他霸道的不肯放手,又是想要怎样? 没有爱情,故事怎么以幸福结尾。我以为给你的爱堪称倾城,可是,到后来才发现,爱情不过是我一个人的事。——沈天雪 一直以来,我将你当做最亲爱的妹妹,哥哥和妹妹,又怎么能相爱。然而在这场虚假的复仇游戏中,沦陷的却是一颗真心。天雪,无论你相信与否,你都是唯一走进我心的女子。——慕东霆
  9. 暖妻

    妖千千

    现代言情已完结262.29万 《和喜欢的你在一起》(原名《暖妻》 )红袖添香网总订阅第1名作品,总点击6000万!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发生的这一切,自己竟然浑然不知。不过还好,那个恶魔不在,房间里就只有她一人。当当: http://t.cn/RUUMgbj 亚马逊: http://t.cn/RUUMF7u 京东: http://t.cn/RUUxvno 她甘愿委屈自己,嫁给了豪门梁家大名鼎鼎的花心二少梁非凡。 传闻,一个不务正业,不求上进;只会玩人生、玩跑车的极品男人! 本以为自己的坚韧和睿智,足够和这个男人周.旋! 而事实的真相,却让她惊诧到目瞪口呆!她始终小看了这个藏得极深、极腹黑的男人! * 后来童安暖才明白,无法拒绝的是开始,无法抗拒的是结束。有些事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 “告诉妈咪,宝贝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小可爱扁了扁嘴,“妈咪,洛洛想去看爹地。” 一向坚韧要强的她,那一刻却泪流满面…… ★ 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 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 如同一阵凄微的风 穿过我失血的静脉 驻守岁月的信念…… 当痴痴的守候,承受不起爱情的疼,她选择了‘死’如秋叶之静美。
  10. 新婚第1天,总裁先生难招架

    书和墨

    现代言情连载中141.22万 (正文已完结,番外进行中……) ** 数年后,她在最暗的雨夜主动出现在他的房间:“楼先生,别来无恙。” 他的笑浮于表面:“元书,你该怕我,而不是靠近我。” 她也笑,而后拎着被泥水浸湿了的婚纱、一步步走向他。 …… 他问过她,“为什么要回来?” “报复或者攀附,楼先生你喜欢哪种答案?”她抬手,攀上他的脖子。 他缓缓扯掉领带,笑:“我都不喜欢,我更喜欢的,是……” …… 后来,元书他嫁。 楼先生只身拦住长长的婚车队伍,紧紧地攥住元书的手腕。 “楼先生,您这又是什么意思?”她眉眼清冷。 他粗纵的呼吸喷洒在她耳廓,“你看不出来我这是在抢婚,嗯?!”
齐乐娱乐网页版